服务三农

当前位置:首页 / 服务三农

靠种玫瑰花 朱运芬走上致富路

  • 【发布时间:2017-05-23 09:24:33】
  • 【来源:新农网】
  • 【字体:

  4月27日清晨,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健龙镇白果村村道旁,已经随风飘来了阵阵芳香,慢慢走近,花香更浓。

  渐渐地,一片鲜红的颜色映入眼帘,健龙镇500亩玫瑰花争相盛开,宛如一片花海。据了解,健龙镇白果村玫瑰种植历史久远,目前已有玫瑰500亩,直接经济收入达400万元,并带动周边200余户村民致富。

  她和丈夫种植玫瑰十多年

  4月26日夜里两点,在白果村一栋三层高的民房里,亮起了小小的光亮。

  这是朱运芬起床了。害怕打扰到丈夫曾佑新休息,她只开了小灯,摸索着穿好衣服,就准备下楼。

  但曾佑新还是醒了,“走吧,一起!”刚刚睡下不到三个小时的曾佑新翻身起来,拿上工具就走出门外。

  此刻的夜,静悄悄的。

  朱运芬和曾佑新打着手电,走向离房屋不远处的一处田里。

  这个夜里,他们有一个任务,要把这块近两亩田的玫瑰花采摘完,因为第二天将有工人来收购。

  朱运芬是白果村2组村民,今年60岁的她和丈夫种植玫瑰十多年,并且依靠玫瑰走上了富裕路。

  白果村的玫瑰不是普通的观赏玫瑰,而是可食用玫瑰,闻起来芳香扑鼻,能做成玫瑰花茶、玫瑰花饮品等。

  朱运芬和丈夫种植玫瑰花是在上世纪末,当时村里有很多村民也同他们一样种植玫瑰。

  朱运芬说,在改革开放初期,村里就开始种植玫瑰花了,但是刚开始规模不大,种植的人数也较少。

  经过十多年的观望,朱运芬和丈夫决定投身“花海”,两人也种起了玫瑰。因为几家堂兄弟都选择外出务工,朱运芬夫妻就把几家的土地都集中到一起,种起了玫瑰花。

  唯独她一家捡回了成本

  一开始,朱运芬也和村里很多种植户一样没有经验,坐等商贩上门收购。

  “单一的销售渠道,容易受到商贩的限制。”朱运芬说,2012年,上门收花的商贩货收足了,不愿再多收购,她家种的好几亩玫瑰花都烂在了地里,一家人心疼不已。

  和朱运芬家一样遭遇的,还有村里的上百家种植户。一时间,走在村里都能听到村民们的叹息声。

  但朱运芬和曾佑新不愿服输,操劳了一辈子的老曾说,人总不能被困难难住。

  朱运芬和丈夫曾佑新选择晚上打上手电在田间地里采摘玫瑰,第二天一大早又挑着玫瑰走街串巷,希望这十多亩的玫瑰不要全部烂在地里。

  也就是在这一年,曾佑新选择挑着玫瑰花走街串巷地售卖自己的玫瑰花。来凤、青杠、璧山城区,两人甚至把玫瑰花卖到了重庆主城。

  两人还想了一个招儿,在卖玫瑰花的同时把名气打出去。于是,曾佑新常常是一边挑担,一边向有需要的顾客递上自己的名片。

  那一年的四月到六月,朱运芬和曾维新没能睡上一个安稳觉,常常是夜里睡三四个小时就起来采摘玫瑰。但,两人不怕累,只要能把玫瑰销出,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这一年,在全村200多户村民都损失惨重的情况下,朱运芬一家还是捡回了成本。

  开拓思路后走上了致富路

  也正是这一年的教训让朱运芬思索起来,单一的坐等商贩上门收购形式也许会让一年的辛勤操劳没有成果。但怎么走出这个怪圈?

  朱运芬说,为了想出办法,自己还真是费了不少神。

  一个偶然的机会,朱运芬在电视上看到一条消息,称食用玫瑰花也可以做成花茶,有美容养颜的功效。

  朱运芬立刻来了精神,为何不可以多栖发展呢?玫瑰花茶、玫瑰花饮品都是不错的选择,甚至也可以卖玫瑰苗。

  朱运芬算了一笔账,玫瑰花花期是3月至11月,3月至5月底玫瑰开大朵花,6月至11月,开小朵花。

  于是,朱运芬就将3至5月的玫瑰鲜花,批发7元一斤卖给商贩,15元一斤进行散卖。

  6月以后的玫瑰鲜花卖不上好价钱,朱运芬就晒干后做成花茶,或将花瓣揉碎,放上白糖或蜂糖腌制,做成消暑解渴的玫瑰饮品。

  不仅如此,朱运芬还在9月份的时候选择把花枝条剪下,插进田里培育,5个月后每株又能卖上5至15元。

  2016年,朱运芬家的玫瑰苗子就卖了3万余株。

  依靠玫瑰花,朱运芬一家走上了致富路。

  玫瑰花让他看到更多希望

  曾维富是朱运芬的邻居,也是亲戚。

  今年70岁的曾维富家早在30年前就种植了玫瑰花。但那时只种植了一亩多地,彼时的曾维富没有想到玫瑰花能让他的晚年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这些年来,曾维富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水稻种植上。但随着年龄的增大,曾维富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

  看到村里乡亲种植的玫瑰花都取得了不错的收入。2015年,曾维富下狠心,一口气也种植了十多亩。

  除草、施肥、修枝,曾维富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家中的玫瑰花苗,希望他们能带给自己改变。

  今年,曾维富家中的玫瑰花开始投产。3月尾,曾维富在自家的玫瑰花地里抚摸着玫瑰花,这些,是他的心血,也将是他的主要收入。

  25日,曾维富告诉记者,截止到目前,他已收入了近万元。而玫瑰花期至少会持续到6月,他盘算着今年无论如何也得有两三万的收入。

  “这一两年,很多重庆主城甚至外地的客人来这里赏花、买花、吃农家饭。”曾维富说,客人走的时候都会带点玫瑰花、玫瑰茶、玫瑰饮品或者农家土特产回去。这样一来,收入还能有所增加。

  现在,曾维富家也把房子翻修了一遍。想起以后的生活,曾维富咧开嘴,满意地笑了。

  希望有龙头企业入驻白果村

  朱运芬和丈夫曾佑新靠着勤劳和灵活心思,这几年家中改变不少。

  几年前,朱运芬一家在白果村盖了300多平方米的房屋,还在镇上购买了10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

  不仅如此,近些年,朱运芬家依靠玫瑰花的收入供完两个女儿读书,还把剩余的积蓄借给两个女儿买房买车。

  现在,儿子即将上高三,但朱运芬并不担心,因为她早已为儿子准备好了大学的费用。

  虽然每年依靠玫瑰花收入能有八九万元,但朱运芬还是希望能有更大作为。

  “如果能够引来龙头企业引进先进技术,开辟提取玫瑰精油新业务,我还想再种植几亩地。”

  朱运芬说,玫瑰花种植技术要求不高,没有虫灾、旱涝灾害等潜在风险,只要自己勤快一点,就能有可观的收入。但因为目前没有龙头企业,而江津前来收购的商人也是定量的,自己害怕种植太多而滞销。

  如果能有龙头企业入驻,将为村里花农再增加一笔收入。对于未来,朱运芬憧憬着。

  江津米花糖原料地之一

  据健龙镇相关负责人介绍,健龙镇的玫瑰花售卖一大部分都销往了江津,而主要用途则是用来做米花糖。

  像江津牌玫瑰米花糖的玫瑰花就有一部分来自璧山健龙。

  近些年来,江津米花糖不仅成为了休闲美食,更是一种记忆。

  上个周末,篮莺专门去了一趟楼下的超市,而这一趟,她只选购了三袋江津米花糖。

  这个米花糖蓝莺是准备带回老家山西的。

  在璧山工作三年,每年除了过年,蓝莺习惯在五一时候回家,而每次,蓝莺都会毫不例外地带上米花糖。

  蓝莺说不为别的,就是想把自己生活、工作地方的痕迹带回去给父母看一看。“江津的玫瑰米花糖,那玫瑰是璧山健龙的,这里面有璧山的特色。”

  而从小在健龙长大的陈春说,自己从小就喜欢吃米花糖,那里面的玫瑰花瓣就像是施了魔法般,让自己爱不释手。

  “咬上一口,浓郁的花香味瞬间填满了屋子。”这些年来,陈春保留了爱吃江津米花糖的习惯,他说,这是儿时的记忆,也是自己作为一名健龙人的骄傲。

  现在,玫瑰花不仅能做米花糖、玫瑰花做成的饮品、茶等更是走进千家万户,让这份记忆在生活里愈加芬芳。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