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读《装台》———于卑微处见温情

  • 【发布时间:2017-04-27 14:35:36】
  • 【来源:□杨梦凤】
  • 【字体:
  好久没有读到如此脍炙人口的小说了。《装台》2015年中国获奖书目,值得一读。一个阴雨连绵的周末,我缩在温暖的被窝里,从打开《装台》的第一页,就被顺子等一群装台人的命运牵引着,直读得昏天黑地,废寝忘食。顺子、蔡素芬、瞿团等人物形象就那么生动、鲜活地跃然纸上,让人唏嘘不已。掩卷数日,装台人的人生悲剧和生命哀乐还在萦绕心间,一份人间悲悯情怀、一份感同身受的心情澎湃至今。不分飨给喜欢阅读的朋友实属一种罪过。
  《装台》最吸引我的就是小说的语言。热辣、火爆、荤腥,完全是三秦地方的口语。有粗鲁的骂街,野蛮的调侃,也有细腻的、形象的比喻。“顺子刚走,就听身后有一阵响屁,静了一会,屋里发出热油炝菜般的哄笑。”“一个萝卜一个坑,谁也不想再插进一个人来,擀薄了自己那张饼”“没良心的东西,见不得别人锅里米汤起皮,难道也见不得我米汤锅里沁点油花花?”看这些文字仿佛能闻到饭菜的香味,充满浓浓的生活气息,乡野气息。“啬皮痂痂,就顺子啬,吃虱子连腿都舍不得给大伙掰一根”。听这比喻,多么形象夸张,但越琢磨越有滋味。现在卫生条件好了,年轻人已经不知道虱子啥样子,70后们恐怕还能记起小时候被这种小生物噬咬过的那种奇痒难耐。虽是西安一带的方言,我就曾听婆母形容她和姑母感情深厚的程度,说哪怕吃个虱子都不会落她根儿大腿儿。民间的语言就那么的生动有趣,又表达得那么恰如其分,酣畅淋漓。《装台》就是这种带着土腥味的语言,用讲述的语调娓娓道来,像小时候夏天的夜晚,听街上邻家大爷讲着过去的事情。如果作者陈彦不是深入生活,不是在这些浑身汗臭的男人和女人身边摸爬滚打,恐怕写不出来如此接地气的文字,也不能把故事讲得如此九曲回肠。
  《装台》最感动我的是作家陈彦写这部长篇小说的独特视角,于卑微处见温情。目前写作者大多为了销量,为了迎合大众猎奇探秘心理,玩起各种魔幻、穿越、翻古的小说,更甚的是宫廷剧,不尊重历史,扭曲人性,演绎后宫争斗,一个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为了争宠,手段阴暗狠毒无所不用其极。高大上的现代作品,职场拼搏更是没有硝烟的战场。读后往往让人不寒而栗,似乎传达给我的总是只有足够的智谋和心机才能活下去,不能给人精神给养却在浪费宝贵时间。而作家陈彦,他关注民生、关注人性、关注情感、关注女性。他是怀着一颗悲悯之心引领我们把目光从舞台上光鲜亮丽的明星大腕身上,转移到舞台下面,那些挥汗如雨的装台人,他们在七十二行之外的一个陌生行业讨生活。虽然是拼了命的下苦,但生活并没有苦尽甘来,疾病、灾祸使生活艰辛、无奈。这是当下一部分仍未脱贫的城里人和农民工的真实写照,也是让人最揪心,让我们最值得思考和解决的问题。如何让全民脱贫,如何提高社会福利保障,如何让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这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共同的奋斗目标。装台人生活在最底层,他们的工作微不足道,被人看不起,然而他们的工作又何等的重要,重要到让我想到九层之台起于垒土。顺子这个人物让我想起了鲁迅笔下的阿Q,孔乙己、祥林嫂,他们是那个时代生活中一群人的代表。顺子则是现实生活中一部分人的代表,然而顺子和阿Q又不一样,他虽然卑微地如蚂蚁一般,负重挣扎,然而他的身上却有着韧性与耐力,有着责任和担当。生活虽苦难,但却有温情。顺子善良又懦弱,他从来没有主动去寻求婚姻和爱情。他的脊梁挺不直,而一个又一个女人想依靠他的时候,他都承接着,真诚地爱着她们。让我由同情到暗暗敬佩的是他们虽然卑微、贫穷,但是他们坚守着做人的原则和底线。顺子拼了命地下苦挣钱,仔细到一个钢镚滚到下水道里,他急忙找来两根细棍夹,然而当老师想把遗产赠给他时,他没有伸手;哥哥给他五万块钱,他可以不还哥哥欠下的赌债,然而他除了留下大伙儿的公款,还是完全还给了疤子叔。他靠自己下苦挣钱,活的踏实,活的有尊严,腰杆也越来越直。蔡素芬,这个生活在底层的文化人,她漂亮而迷人,感情经历过大挫折却没有自甘堕落。面对三皮死缠烂打的爱,她坚守着对顺子的忠贞。这些坚守是多么不易呀,在权利、金钱、各种欲望面前,往往一念之差,就人鬼两分了。
  《装台》最让我受益的是读这部小说会给人一种力量,学到一种管理的艺术。围绕《人面桃花》这部戏的成功演出,台上台下两个团队里每个人所呈现的集体荣誉感都在无形地传递给我们一种精神,关键时刻舍弃小我,顾全大局的意识。顺子是装台这个团队的灵魂式人物。顺子支撑这个摊摊,这么多年,积累了俩个字:下苦。啥时自己带头下苦,就没有装不起的台。他驮着最重的东西,就是发言权,就是管理。不仅啥他都带头干,账也分在明处,顺子也不贪,有钱大家挣 ,他们把这一行干得精到的,连使一个眼色,都知道是要钳子还是要锤子,是上吊杆还是下吊杆。瞿团是剧团领导,是个作曲家,团里好多戏都是他写的曲子,据说他对外写一本戏的曲子,能挣二三十万,但自他当了团长以后,就只给本团写,再没接过外面的活儿,并且也没拿过团里的稿酬,大家也由此对他有了一分敬意。《诗经》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一个是受人尊敬的艺术家,一个是身份卑微的装台人。地位虽不同,但他们身上却有着一种相同的本色,那就是不忘初心。陈彦笔下的人物,没有集众多优秀品质于一身的英雄人物。他们有正面角色,也有反面角色,他们各有优点,也有缺点,平时自由散漫,挑三拣四,然而当遇到大事,那可真是连呼吸都能调整到一块。一切的一切,都归到一点上,那就是集体荣誉感。读到此处,润物细无声的温情让我心中升腾起一种力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