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祖 母

  • 【发布时间:2017-04-27 14:43:00】
  • 【来源:□王露溪】
  • 【字体:
  她温暖又干净的眼神注视着我,她白净而厚实的手掌抚摸着我,她的爱,穿过时间与空间的阻隔来到我身边。                ———题记
  时间是不停向前走的,空间是不断在变换的,没有人能永远停留在某一个瞬间,除非死亡来临。
  我的祖母在二十五年前的某一天,一个阳光很好的日子里,永远离开了我那时年轻的父亲。她的时光,再也不会老去。她这个人,停留在了那一秒,再也绽不出一个微笑。
  知晓这些时还懵懂,不及多问什么;现在心境悄悄成长,却失去了童言无忌的资格。偶尔,去看望多病的祖父,或是见到同学和朋友的祖母,心里也会哀伤。如果她还在,会不会像所有红尘中的平凡女子一样,慢慢幸福地老去,平静地过完平淡的一生?而不是如同现在,只留下苍白的故事如惊鸿过影。
  祖母年轻的时候一定很美,或许温润如古玉,也许柔软如小鹿。声音可能清脆同敲晶破玉,也可能浅湛低唱若芙蓉泣露、静水思长。她一定有过惆怅小楼醉倚青岩的忧愁,也有过明丽如一捧阳光的快乐。当流水样的年华逝去,她沉静成浮水的春溪,低眉顺目成为一个卧家教子的女人,她庄然离去,丢下刚成人的小儿子和待她极好的丈夫。不知是成全了一份美丽,还是伤透了一颗善良的心。
  从始至终,我都不愿去承认祖母离去的缘由。因病,承载了太多悲哀与不甘。我相信祖母是从容安眠的,她闭上眼,世界停驻为永恒,一个声音说:“花落了……”我觉得这样才像我心中的祖母,安然如莲,淡雅似菊。
  如果祖母还在,她会不会给我讲故事,为我做精致的吃食,用半旧的木梳慢慢扎起我的发丝?她会不会温柔地牵起我的手,领我走过宽敞的街和冗长的巷,轻声为我唱一支过去的谣?她会不会陪我看很红很明亮的夕阳,告诉我我的脸颊甜香通红如斜阳?她会不会夜晚睡在我身边,掖好每一处松松的被角,容忍我身子胡乱地摆放?
  如果祖母还在,她会不会吃软糯的糕点,煮各种茶水,持一份晨起的报纸细细地读?她会不会用两根长而柔软的编织针,搜罗起许多彩色的线与美丽的图案,坐在阳台的藤椅上一低头一个下午?她会不会热衷于早起,每天散步在太阳没升起的鹅卵石路上,享受清晨发凉的露水?她会不会养几盆花儿草儿,栽几颗菜,总是清楚地记得浇水的时间和日期?
  还有,她会不会很爱很爱陪伴她很多年的我的祖父,守护她惦记她很多年的我的父亲,还有那样渴望她的爱的小小的我?
  如果是一个很残忍的词语,在这个假设下,你的一切想法都全是虚构。毕竟,祖母没能走过那年花开时节。祖父另娶了过眼的女人,父亲淡忘了幼年的记忆,而我,也一直一直没能见她的美丽,怕等到死,也没机会了。
  祖母去世了,爱她的归于爱过,恨她的归于恨过,一切都不过是尘土。
  那么我呢?
  祖母,您的固执的孩子,哪怕沧海,也会一直守护您下去。就像您,这么多年,从未真正离开过我一样。
  您依旧在我身边。
  您永远在我心里。
  尘世喧嚣,一个孤单的孩子怀抱寂寞,在残旧破落的屋角,轻轻向阳光照射到的地方,向着微光闪烁的空气张开臂膀。

【打印】 【关闭】

新车作业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