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父亲的自行车

  • 【发布时间:2017-08-14 09:03:18】
  • 【来源:□张丽颖】
  • 【字体:

  在老屋的院子里,一辆已经锈迹斑斑的二八式自行车静静地倚靠在墙角,卓绝地与风雨相处和厮守着。那是父亲骑了很多年的自行车,也是陪伴着我走过人生最美丽最温暖时光的见证者。
  上幼儿园时,每天早上,清脆的铃铛声一响,我便雀跃而出,父亲把我抱上自行车大梁,大概是父亲的车技太好了,那时的我总是在车上睡着了,于是父亲便一只手骑车,另外一只手揪着我的脖领子。等我上小学的时候,坐在后座上,双手拽着父亲的衣角,听他哼着我说不出的调调,有时候淘气了会站起来,双手紧紧搂住父亲的脖子,小小的身体全部贴在父亲的后背上,父亲会故意加快速度,风吹得呼呼的,小小的心紧张极了,手心都是汗,可是嘴里却欢快地叫着,我们就这样穿过每一条街道,穿过每一个季节,看遍一路美景,留下一路欢笑,尝过一路艰辛。
  现在回忆起来,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面,多是快乐而幸福的,唯有一次,是沉默无言的。上高中时因为上课不认真听讲偷着看小说被班主任叫了家长,是父亲去的。回家的路上,父亲一言不发,我默默地坐在车座上,父亲卖力地蹬着。自从上了高中,我好像再也没有坐过父亲的自行车。父亲的自行车破了,铃铛不响了,刹车也不大好使,人多车多的时候,父亲总是用脚将车停下。那个沉默的傍晚,父亲在前面奋力地蹬着,我在后面默默地看着父亲宽广的后背,数着他头上的白头发,我忍不住像小时候一样从后面抱住父亲,默默地哭了,眼泪洇湿了父亲的汗衫。直到现在,我才真切的感受到,缄默是具有穿透力的,那是另一种深刻地语言,甚至比言语更有力量,更打动人心。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父亲硬朗的身体说倒下就倒下了,在经受了病魔一年的折磨之后,父亲还是离我而去。在父亲生病的最后的日子,我骑着自行车带着父亲穿过熟悉的街道,父亲的体重只剩下不到一百斤,瘦的能够摸到硬硬的骨头,瘦骨嶙峋的父亲坐在车架上让我感受不到重量,可是这不到一百斤的重量里承载着父亲一生的坚韧,包含着父亲从没失去的乐观和豁达,还有父亲对于我所有错误的包容以及深沉的爱。
  从没有想过,那个喜欢骑着自行车带到我到处逛的人就这样不再了,那个边骑边揪着我的脖领子边哼着歌的年轻父亲不再了。曾经,父亲在自行车上为我构建了一个快乐幸福的世界,如今,这个只属于我们的世界崩塌了。
  父亲走后,我时常会在这辆破旧的自行车前坐着,擦拭上面的尘土,它在角落里,静静地沉默着,那些与父亲在一起的往事像雾气一般浮现在眼前,朦胧了我的脸,思维和整个世界。我有时会想,人的生命真不如事物长久,植物会在今年的凋零后于明年再一次生发、繁茂,事物甚至会存在成百上千年,唯有我们,生命是如此短暂,像手中的沙,不经意间就流逝不见。人的一生所能拥有的,也许真的只是一个过程。如初生的嫩芽生长,从懵懂到有知,从简单到繁复,再由繁复归于平淡,而这过程,就是时光对生命的记录,是生命对生活所有的困苦无聊平庸承担的责任,是生命在与各种辛苦顽强博弈后做出的一种坦然而无畏的回答,也是父亲用他那硬朗的严肃的无言的宽广无边的爱为我留下的最珍贵最永恒的财富。
  我想,在父亲生命的过程里我找到了自己活着的答案,从容坦然地去面对生活中的一切,用爱与坚强为孩子搭建一个让他终生难忘的世界,然后在生命不断地循环往复中开始一次又一次的人生旅程。

 

【打印】 【关闭】

新车作业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