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夕阳下,那美丽小女孩

  • 【发布时间:2017-08-25 08:46:26】
  • 【来源:□王玉梅】
  • 【字体:
  盛夏的傍晚,忙了一天,身心疲惫,于是决定去小区东侧的菜市场转转,这么多年以来,接地气的市井生活中,那些和唱曲相似的叫卖吆喝,那些孩子喊叫妇女讲价的嘈杂声响,那些粗糙手掌不断翻转着的不是很光鲜却售卖低廉的农家小菜儿,总是能医治我紧张的神经和颇有颓意的身体,让我感觉进了故园亲近了爹娘一般。
  漫无目的地走走停停,目光在喧闹的街巷间跳跃,穿梭和停留。喜欢这种慢下来的懒散与随性,偶尔会有入诗入画般的幻觉。也许在这样烟火气息浓郁的街巷,我是一个格格不入的人,糟乱的声响,接踵的人群,并没有改变我游离的眼神和藏有几分抑郁的诗人气质的表情。并不懂我的市井生活,却被我痴痴地眷恋着,偷偷地享用着。我正暗自窃喜,却被身后一阵清脆的电动车铃声惊醒。转身回头,脸上露出歉意的表情,目光却牢牢锁定住身后一个秀丽的女孩!
  她,十七八岁的光景,中等偏上的个头,标准的学生头,好看的瓜子脸,鼻梁上架着一副红黑色交融的眼镜,紧身的牛仔裤宣泄着青春的张扬与朝气。这一定是个受了家人指令前来菜市场采购的高中生。小女孩手里提溜的东西可真不少,左手有三个塑料袋,一个装着大半个西瓜,另外两个分别装着一大堆豆角和黄瓜。许是受不了美味的诱惑,右手塑料袋里装着鸡柳,像是刚从油锅出来的,隐隐冒着热气,钻出一种沁人的香味。有可能是太热吧,除了鸡柳,小姑娘右手里还攥着一个软塑料杯,杯子里是黄澄澄的炒冰,色彩像极了她身上好看的杏黄色体恤。手里的东西太过沉重,天气又太过炎热,小女孩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水,她不妨停下颇为沉重的步子,猛吸早已化成水的炒冰,三下五下把冰水吸完。握着手中空空的软塑料杯,小女孩向四周不断巡视,想给杯子找个安身之地。可这条街并没有垃圾箱,小女孩皱了皱眉,之后马上舒展开了,目光里有了一个大大的坚定。稍息片刻之后,我见她用一只手臂轻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然后左右手分别提留起重物,沿着街巷走向小区的南门口。小女孩力气太小,东西又太重,因此肩部呈现出向前的微隆状态,伴随着粗重的呼吸。虽然文静,走起路来,这位小女孩却颇有几分洒脱的帅气,步伐中透着一种女汉子样的率性。
  几分钟过后,小女孩再一次无法忍受左右两手里的重物,便再次把一个个塑料袋放下,猫腰,擦汗,喘粗气。只是那软软的塑料杯依旧被她宝贝似的紧紧攥在左手心儿。人行道旁是很宽的绿化带,绿化带里高及膝盖的灌木有很好的隐蔽性,如果小女孩思想稍稍动摇一下,她完全可以趁人不注意把又粘又脏的塑料杯塞在下面,既保全自己的面子又减少不必要的累赘。可小女孩并没有那么做,自始至终,她都宝贝似的紧紧攥着这废弃的杯子,丝毫没有随意丢弃的意思。许是我站了太久,小女孩早已走在我前面,因为是同一路线,我尾随在她的身后,不想去唐突地帮她,这位自尊心很强的小女孩一定会拒绝我的。
  左右手提重物、背部隆起、喘粗气,小女孩又开始了她艰难的女汉子行走模式。一点点的,她的背部前倾,一点点的,她的步子变慢。有时候,她停下身体,用握着塑料杯子的左手手背擦擦汗水,便又接着开始跋涉。
  终于进了小区,一个绿色的垃圾箱呈现眼前了!小女孩轻轻放下装着果蔬的塑料袋,几步小跑,把炒冰杯子朝垃圾桶里扔去,许是攥得过紧,时间过长,又许是甜的炒冰水过于黏稠,小女孩怎么使劲,那杯子依旧紧紧粘在她的手心。没办法,她用力一甩,这次,杯子是掉下了,可却被一阵风刮走,就势刮入了旁边绿化带的黄杨丛里。这可急坏了小女孩,只见她紧随着杯子跑了几步,蹲下身,猫腰,低头,从黄杨丛底部寻找着这只走失了的杯子。之后,单腿跪地,伸长右臂,把它取出来,又宝贝似的握在手里,认认真真地把她扔进了绿色的垃圾箱。
  做完这一切,小女孩如释重负般舒了口气,提留着五六个果蔬塑料袋,继续精精神神地走了起来。
  夕阳正美。正美的夕阳沐浴在小女孩的身上,她齐整的学生头发梢泛着金光。她身上的杏黄色趋于柔和。她微微前倾的上身,欲走又走不下去的步子,在正美的夕阳里,定格为一个魅力的剪影。
  由于距离,我始终没看清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的模样。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的目光一定清澈如泉水,她的微笑一定美艳如花,她的身上,一定散发着一种茉莉般的清香,几点,几抹,却把她周围的世界氤氲得清丽别致、通透明艳!
  这时,我的目光早已不再游离,这茉莉花般的小姑娘,早成为一种接通和点燃,让我目光闪烁坚定起来,让我内心柔软湿润起来。
  这或许,就是文明的魅力。以其特有的柔软,唤起内心的感动,引来生活的诗意,如正美的夕阳,为一切镀上美丽的金边,柔和却笃定,疏淡却炽热。以此,生活,成为馨香的百花园;岁月,成为缀绿的春光。
  为了柔软感动的惬意,为了诗意的追寻和缔造,我们,永远,在路上。

【打印】 【关闭】

新车作业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