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我所敬佩的老师

  • 【发布时间:2017-09-06 09:07:30】
  • 【来源:□曹立勇】
  • 【字体:
  教师节很快就要到来了。那天,两个在汇文二中教学的同学来到单位和我一块喝酒。在喝酒聊天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开始回忆起在大学五年中教过我们的老师来。
  那年是我们在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年了,由于已经临近毕业,所以大家便都不再学习了,不是集体出去玩就是个别同学已陶醉在风花雪月里,去上课的人都已经是寥寥无几了。这学期学校开设了一门教育学的课程,教书的是一位女老师,身材修长,体态轻盈,说话也是慢声细语的样子,但是头发竟已经是花白,看起来不甚协调。她上课没有任何动人的地方,不是照本宣科地念书就是笔记写满黑板,加上大家那时早已经没有心情上课了,所以这堂课上的就别提多么乏味了。
  上课的时候,常常是她自顾自地在上面说自己的,下边的同学要么是看小说,要么就是前后拉着聊天,一些关系融洽的男女同学坐在一起小声地说话。因为是大阶梯教室,大家都往后面坐,前面座位空出好大一片。
  不知怎的,老师在前面照本宣科地讲教育学,大家在底下说话,声音有时候常盖过了她讲课的声音,这时候她常常会停下来,然后以一种怪异的眼神去看大家,有时候她会在讲课的过程中,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自己就停下来,愣愣地待好一会儿,若有所思的目光,脸上涌现一种难以言说的愁苦,引得聊得正欢的大家因为她的寂静而停下来。
  我们明显觉察出她的不正常,那种怪怪的、愣愣的目光。有好几次,大家在她停下来若有所思的时候,看到她愣愣的样子,会忍俊不禁地笑出来,她便猛地一愣,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慌乱,怔怔地望着我们,努力地挤出一丝笑来,这更加引起我们的笑声。
  周末,和同学去外面街上闲逛,回来的时候,我们慢慢地走,浏览着路边的小摊,考虑着买些什么东西。这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我的视线,修长的身材,轻盈的体态,花白的头发和满脸的愁苦,这不是我们的教育学老师么?我们正想着是不是应该过去跟她打招呼,突然发现她身边还有一个穿大红衣服的女孩,高高的个子,长长的头发,也是高挑得很,我们猜想或许是她的女儿。怎么她的女儿表现得如此奇怪?头歪着,走的时候脚一瘸一拐的,在她的保护下还走不利索,而且嘴角还流着口水。
  “咱们要这个苹果,你看又大又红的,好不好?”她向身边的女儿说,并拿出手绢给女儿擦去口水,眼睛里满是关切的目光。
  女孩“嗬嗬”的叫着,头开始上下点着。
  我们看到她精心挑了十几个苹果,个个又大又红,并从里面挑了一个最大最红的,用手绢仔细地擦过,送到女儿手中,女儿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哝着:“妈妈好,苹果,好吃……”
  我们情不自禁地跟在后面,慢慢的眼睛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后来陆续知道,她女儿从小的时候就因为一场大病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的丈夫也因此与她离婚了,这么多年来,她独自一人承受着生活的负担,照料着患病的女儿,很多人看到她每天都要带女儿出来散步。
  以后在上她上课的时候,再也没有同学在下边说话、看东西了,大家都静静地听她在上面讲课,尽管她依旧还是那样照本宣科的,尽管她依旧会在讲课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停下来,然后愣愣地想上一会儿……
  毕业后,曾经回到大学校园仍然看到过她带着女儿在校园里散步,她依旧是不管周围那些诧异的目光,脸上带着母亲特有的那种关怀的目光。
  她不是一个好老师,甚至在现在看来,她都可能不算是一个称职的教师,但不知怎的,我还是在教师节的时候难以抑制地想起了她,她在无形之中教给了我很多的东西。
  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不知道她现在还好么,还会有学生理解她么?还有,她的女儿还好么?

【打印】 【关闭】

新车作业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