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最爱昌黎这片秋

  • 【发布时间:2017-11-13 09:08:44】
  • 【来源:□王玉梅】
  • 【字体:
  我爱秋季,因其素洁、阴郁,如一张古代才女清秀而积郁的脸。美和心事,都简单明了地摆在那,像一片干净的天,一枚泛黄的叶,无需猜测,无需推敲。
  那么,倘若,我大美的昌黎,置身于这萧疏、沉静,这多情才女一般的自然之秋时,该会显出一种如何让人痴迷与不舍的眷恋呢?
  小城之秋
      伴随着旅发盛况的远去,昌黎这座小城,日渐静下来了。
      我喜欢这静下来的小城,就好比那激情过后融入亲情的爱情,那相守的悠长,那日常的话语,密匝在岁月的中心,让人的心成为一支秋季沉甸甸的谷穗,成为一声夏日雨后响亮的蛙鸣。勃发的劲头、闪亮的欣喜,因此而生发的对生活的眷恋,会让人珍爱哪怕踩在脚下的一枚秋叶。此时,需要一忍再忍,才能拢住那将要外溢的幸福之水,使它安分老实地沉默在体内。满而不溢,向来是最理想的。无论是对物质,还是对精神,都是一种扎实谦逊的生长姿势,都是一种面向未来的最好状态。
      此刻的昌黎小城,正是这样,她默默沉浸在自己幸福的小世界里,暗自勃发,暗自生长。因为春夏的播种与酝酿,此刻,她圆润丰腴着,不自觉间与秋的步调一致,不自觉间归于秋的丰沉主题,并和秋光一起,拥抱起阳光,铺垫起迎接初雪的舞台。
      秋季的小城,光亮亮美哒哒中,隐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娇羞,如果你走一走,看一看,那成气团状朦胧的娇羞就会随着你的动作发散开去,被清凉的秋光冲淡,之后,氤氲在某些花瓣绒绒的外缘、某枚叶片微微的蜷卷处,向你眨眼,向你笑,依旧有抹不去的涩感。
      我走在一条宽敞的柏油路上,时至今日,依然有种亦真亦幻的感觉。那平坦、阔气的路,那竞相比美的花,那规划齐整的农田,那独特的观山角度,那别致有爱的亭椅……总让我感觉是画册里的一隅,是著名景区里的一境。即便此刻,家乡的秋光静静地沐浴着我,可爱的花朵在亲切地抚触着我,田野里的谷穗在呢喃地和我蜜语,标注着冀C的车辆欢快地从我身边驶过,我依旧在反复地问自己:这一切,是真的?
      有时候我会突发奇想,认为自己多么与众不同。我想,茫茫人海之中,即便你与我素不相识,倘若你读过我的字,便会一眼认出我。因为我觉得我的字如我的目光,里面始终留有昔日岁月的阴影。它们本身就是一组怀旧的情诗。哪怕我和一群人在开心的畅谈,我的眼中依然会有雪花和月亮的身影。我的目光里融入着历史,即便面对一种突如其来的幸福,那月光也会迅速扯开一条淡紫色的薄烟似的帷幔,使我与真实的幸福,产生一种海市蜃楼般的迷离,笼上一层黛玉似的幽深。
      就在这种朦胧的美感中,我看见一辆辆冀C的汽车欢快地行驶在路上,隔着距离,隔着车窗,我依旧能清晰地感觉到车内主人心头的那份畅快。在绿树红花的映衬下,车的线条优美了许多,车身仿佛更干净了,车喇叭的声响里仿佛融入了柔美的音符,那时,车也在微笑,在蓝天绿树红花间甜美的微笑。看到这些,我想到了鱼儿在清澈透亮的河水里,欢快地摇着尾巴游。我想到了鸟儿在无垠的蓝天中,惬意地展着双翅飞。我想到了松鼠在绿色的森林里跳来跳去,用枝丫窸窣的声响献上对大自然的感恩……一切自然和谐的画面在我脑海里纷至沓来,秋不再清冷寂寞,秋变得丰富多情。
      我站在秋风中,外衣加了一件又一件。面对花园中那花那草,我不禁自嘲:我真真被这些花儿们给比了下去,它们那精神气,那色泽,那铆劲和气候叫板的劲头,真真一个令我佩服!我牵着老妈的手,一起走在花园里。老妈眼睛明显不够用,生生上演了一场“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剧目。也难怪,这花色泽艳丽品种多样,一朵一簇一团地开着,生生让这小城的一角一隅燃烧起来,怎不惹得人心不安呢。都说秋的来临是渐进的,秋世界里自然万物的颓衰亦是渐进的,可此刻这小城的花却向我证明,在时光的进展中,也会有断裂,也会有遗忘,也会有类似人体样无法解释的复杂与神奇。你看,电动车上的行人有的都穿了羽绒服了,可在这秋的清影里,花却依旧跳跃,草却依然翠绿,春光依旧光鲜袭人。花园里,曲径间,石凳上,长椅旁,那小孩,那老人,那忙中偷闲的青年,他们正饶有兴趣地对花指手画脚,他们正目光闪烁地与花合影!他们脸上挂着笑,清风中,那微笑的弧度,一点一点,接近于一朵春花,渐入小城的秋色。
  我眼里的秋,是安静的,是内敛的,是丰足的,是厚重的。
  此刻, 我的家乡昌黎,正暗合着秋的主题,一天天,一月月,沐浴阳光,走向厚重。
   秋季里的昌黎甜
      秋季,如果非要我用身体的一部分来感谢家乡,那当然是舌尖上的味蕾;如果非要我用一种味道来形容家乡的秋季,那当然是一个甜字。
      金秋十月,正是家乡葡萄的丰收季,也是葡萄小镇的观光季。但凡熟悉昌黎的人都知道,前来观光葡萄小镇,绝不单单图个赏景,打赏一下视觉,还要好好享受享受葡萄的美味,犒劳一下期待已久的味蕾。
      家乡葡萄种类繁多,其中我最爱的是玫瑰香葡萄。这种葡萄皮薄肉多,香甜水嫩,一粒一串地吃下去,解渴生津,神清气爽。无意间浏览百度网页,发现众多水果里,葡萄是女人养生养颜的第一选择。我暗自高兴,贪嘴的同时,竟然做了美容,对于我这个向来生活大条的人来说,岂不是一个意外地惊喜?
      孔子曾在《礼记》里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饮食,既然做为人的第一基本欲望,也就不难理解人们因某种食物而对某地恋恋不忘甚至刻骨铭心了。有玫瑰香陪伴,我的生活总是甜津津的。在夏末初秋的午后,我习惯在敲字读书的间隙,与芳醇的玫瑰香进行舌尖上的约会。在文字中沉溺的我,总是一种微醺的开放状,心里像睡着一个漂亮沉稳的小女孩,又像住着一个正义健硕的小伙儿,着实一种过瘾的酒神状态。而在玫瑰香葡萄中沉浸的我,总是清亮兴奋的,甜甜的润润的蜜汁,顺着喉咙咽下,这时,日子涨起来了,光线暖起来了,发财树的叶片,也紧跟着绿起来了。目光中,映出一个戏水少年的影子,水花飞溅,绿草的清影随之摇曳,白花花脆亮亮的日子一片连着一片。幸福来的就是这么简单,这么直白。原来,在低沉与欢快之间,在迷离与逼真之间,在童年与此时之间,隔着的,仅仅是几串家乡的玫瑰香葡萄,仅仅是一个浅显的物质的理由。
      我大昌黎的秋天,是由一连串一连串的甜韵组成的。
      呵呵,玫瑰香的芳醇依然唇齿留香,两山的京白梨就不约而至了。家乡的京白梨之所以让我贪恋,是因为它的果肉细腻多汁,甜而不腻,芳醇独特。
      春天,仿佛是谁的约定,很多人都来我山青水绿的昌黎赏梨花;来了,便在一片梨花的素白中慨叹赞美,沉醉痴迷,不忍离去。其实,家乡梨园的秋天也别有一番风味,那时,成熟的果实挂在枝头,缀在桠间,黄澄澄的挑逗着味蕾,梨园里果香四溢,在微凉的秋风里,泛黄的叶片一枚一枚落下,梨树的色彩在秋光的沐浴下日渐深沉。抬头,视线里的天空大了很多,湛蓝、剔透,凝练、悠远。就这样,秋天的梨园以成熟的状态隐在山庄里,褪去了花团锦簇时的浮躁与热烈,一点一点,安安静静,与时光相携,深入久远。
  家乡的秋天,也是苹果的成熟季。曾经在几年前的国庆节前,集体游览过长裕山。那时,在长裕山中,苹果成了色彩的代言者,艳粉,暗红,浅橙,脆绿,其中艳粉居多。现在想来,那艳粉是何等迷人,正如怀春少女羞涩涩的脸蛋,满满的胶原蛋白中藏匿的全是与青春有关的心事。我想即便是一流的画家也调制不出那么富有活力的艳粉。一个个娇羞的红脸蛋,或隐匿或低垂或悬挂着,山顶上,石隙间,河畔旁,谁家的石墙外、门楣处,到处都闪烁着艳丽的梦,到处都漂浮着酥软的蜜语。走在那山间,穿在那林中,你不可能不会产生幻觉,你不会能不对大自然这奢靡的华丽不动声色。一种无形的美韵在这里或流动,或凝滞,彩带似的缠绕着你,引诱着你,撩拨着你的贪恋,勾引着你的魂魄。呵呵,我曾不止一次地把那艳粉的红果想象成聊斋里的妖艳女妖,然后恰巧碰到一位书生的额头,那么接下来,一个活色生香充满诱惑的故事来了。
  那长裕山里的苹果不光美在外表,更是甜在心间。硕大的果,脆甜水灵的肉,品一品,自然有一种打着长裕儿烙印的昌黎味道。
  ……
  秋天,那种种昌黎甜说不完道不尽。说的你口水欲滴,馋的你面目难堪。那就趁着秋色正好,赶快过来,和昌黎甜来个深情的约会吧。  
  我爱昌黎的秋天。此时,秋风已凉,秋色渐浓。我紧裹着大衣,与这座小城更深情地拥抱在一起。那人来人往、那花草树木、那街巷村庄,都将氤入我们温暖的怀抱里,我们将一起,迎接着来年的初雪,品赏那雪后初霁的美景。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