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年味儿……》

  • 【发布时间:2018-02-05 09:05:19】
  • 【来源:□蔡青】
  • 【字体:
  直到前几天的一场大雪还有儿子寒假的开始才把我唤醒,原来快过年了!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年有一些模糊了,是二十岁,三十岁还是四十岁?连自己都不知道了,只是觉得过一年,长一岁,过一年责任多一份……要说记忆里的年味还得回到小时候……
  扫房
  每到年根家家户户喜气洋洋,精神抖擞!特别是小孩子们,掰着手指头算着日子,盼着年早早来到!因为过年有肉吃,有新衣服穿,拜年可以吃到糖,还可以挣到几块的压岁钱!而如今这些愿望似乎分分钟可以满足,所以大家都觉得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了!记得小时候迎新年头等大事就是扫房,扫房一般选在腊月二十左右阳光明媚的日子,全家人都起的很早。一家老少齐动员,全都下手,场面很热闹!那时候,家家都是平房,户户都是农民,勤劳是农民的天性,所以再辛苦再劳累也无所谓。扫房的时候屋里全部清空,能搬走的全部搬到外边,那场面简直没法形容,跟搬家似的!现在想想都很累!虽然很累,但是一想到马上过年了,大家都有使不完的劲儿,从上到下,里里外外,犄角旮旯,一通打扫!扫完房也就到下午了!中午饭基本不吃,坚持不住的吃块白薯或是窝窝头,然后继续扫房!扫完后接下来就是把搬出来的零零碎碎的东西还原,然后贴上提前买好的年画或是旧挂历!那心情绝对要比现在的人们搬进新楼房开心指数要高很多,因为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按揭,什么是房贷!所以,开心和幸福是很单纯的事情,是因为快过年了,年味儿重了……
  油炸糕,油饼……
  说到年味儿重,有两样吃的不得不提,就是油炸糕,油饼!!打我记事起,每年腊月二十五左右各家各户都有炸炸糕,炸油饼的风俗!而且要炸很多,冻在大水缸里,吃上个十天半个月的!炸糕面都是现磨的,前一天晚上用水泡两三个小时然后捞出沥水,炸的当天早上现磨面,而且是纯江米面的!每年都是爹去磨面,妈在家里做豆沙。聪明的老妈总是给我们做两种馅的,一种是纯豆沙的,一种是红糖花生馅的。做豆沙的原料也都是自己地里长的,而且都是利用田间地头种的红小豆做的,那时候可能连转基因这个词都还没有!自给自足,幸福感倍儿足!说到这里,一股儿口水往上涌!!!另一种美食,油饼的制作主要是由精明能干的父亲来完成,从和面到炸制,父亲特别专业,几两矾,几两盐,和面的水温是多少,面醒到什么程度,炸到什么程度,老爹拿捏的都很精准。如今,这美好幸福的场面成了永远美好的回忆……想起油饼,想起了老爹……            
  二十六大集
  农村里的大集是人们非常向往的地方,那里有你想买的还有你能买的一切东西!老乡们总是拿着自己种的粮食蔬菜去集市卖!换了钱再买回自己所需要的生活必需品!到了年根就不一样了,辛苦了一年的人们,会奢侈一回。买点儿水果,那时候也只有苹果和梨,连香蕉和橘子基本上都是见不到的!梨是酸梨,我们本土特有的梨,还有冻梨,这些儿时最美好的回忆是你一生都忘不了的!直到现在,离开家乡二十几年的我,每每回去到了收酸梨的季节我都会带点儿回来!不是能吃多少,只是对故乡这两个字很难释怀!!说到大集,腊月二十六这天不得不提,因为这是一年中最后一个大集,所以人们对这一天非常重视,而且这是一整天的大集,从早上赶到天黑!这一天不管男女老少,大人孩子只要有能力出行的必定要到大集上转一转,或多或少地买些年货,或是各处转转!菜市,肉市,鱼市,米市……哪哪都是人挨人,人挤人!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我和姐姐一起去赶二十六的大集!妈给了我们两块钱,我俩很开心!一路说笑去赶集,东转转西转转,最后买了五毛钱的甘蔗,(当时是两毛钱一斤),买了两毛钱的瓜子(多少钱一斤已经不记得了),一路吃瓜子,一路有说有笑的!虽然只是花了七毛钱,却觉得很幸福,那个年代是没有零花钱和零食这些字眼的!农村的孩子懂事早,勤俭节约,真是从不乱花一分钱!有时候我倒觉得,贫穷带给人们的却是美德,尽管贫穷本身不高贵,可它带给人们的却是世代需要延续的美德!有时候我会突发奇想,现在的孩子们是不是很有必要在他们成长的某个阶段,让他们过上一年或几年贫穷的生活,让他们设身处地地去体验一下,富足的生活背后还有另一种生活,另一种活法……
  过了二十六,还有三天或是四天就要过年了,这时候年味真的很浓了……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