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花魂缀红楼 浅夏品花语

  • 【发布时间:2018-05-04 14:35:54】
  • 【来源:王玉梅】
  • 【字体:

  这个浅夏,日子以晴朗为主。多数时候阳光刺亮,即便是隔着灰色帘幔,依然感觉窗外有个精力充沛的阳光男孩在喊叫似的。夏日的神秘帷幔,正是被这个阳气十足的男孩儿无意间用手臂挑开的。于是整日整日的明晃晃,就连夜晚也氲了一层不安分的光亮一样,仿佛无意间一个响鼾,就能敲开一个浅寐着的青天白日。
  五月真是个奢侈月,时光的每个缝隙里都填满了阳光不说,自然中万物的精神世界竟然一下子被什么东西完全唤醒。于是色彩,这万物生命张力的显性外在,生生把我眼前的世界涂抹得生动起来。不事张扬的绿,艳而不魅的花儿,走到哪里,我都不忍移开我贪恋的目光。我对五月,真的如情窦初开的少女,动起真心真意来。
  美好的日子,自然少不得好书这一精神佐料。闲暇之余,翻阅几页《红楼梦》,那些痴痴的泪、俏俏的笑、逶迤周旋的小心思、装满花与诗的社园一隅,和着那些跌宕起伏、盘错纠结的小情小节便细细森森地飞溅到我的世界我的日子里。湿润了我的眼睛微颦了我的眉梢,却也生发出一种别具风味的美。那悬浮错落的音符,竟如调皮孩子留在我肌肤上的牙印,虽有些痛感,却唤醒了我体内的一些什么一样,让光亮清丽的五月,有了一个坚硬而剔透的核儿。
  翻几页红楼,品一品岁月,看一看眼前的花界。竟然感觉瞬间花移红楼间,美人眼前现,却又突然花落魂散,香散颜殆,只留一片惨淡的红色云烟,向着诗歌的远方渐行渐远。

  万花世界一丛俏   带刺玫瑰王熙凤
  
  熙凤是美的。美的也俗,也雅。雅因其“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脚眉,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之美貌。俗因其暗自敛财、小鸡肚肠、醋意泼性,尤其是她得知贾琏偷娶尤二姐之后,一面两面三刀、口蜜腹剑地将尤二姐接回园中,一面背后教唆下人在精神上侮辱她、在身体上虐待她,使她胎儿滑落后吞金屈辱而死。期间,酸凤姐更是大闹宁国府,或“滚到尤氏怀里嚎天动地,大放悲声”,或“哭起祖宗爹妈,寻死撞头”,把个尤氏“揉搓成了一个面团儿,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在封建社会,凤姐这俗的美,也是具有追求自我的积极一面的。凤姐用这些浑身的刺,来对峙那些对其造成伤害和威胁的人,给自己缔造一种保护色,为自己送上一句出自心底的呐喊。
  玫瑰之香,凝重馥郁,扣人心弦。玫瑰之刺,诡秘阴暗,让人警觉惧怕。玫瑰,有着理性的艳丽,有着隐喻的浓烈。玫瑰,有着能够洞察外界的独特敏感,多数时候,它用刺平衡着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所以,我相信她的目光不会清澈如泉水,在她转身、低头或者俯视的瞬间,她的眼中一定会有一个意味深长的凝聚,那凝聚一定与她近前或远方的某次干预有关、与她身旁或不远处某些人的欢笑和悲鸣有关。
  在我的眼里,玫瑰就是凝重故事的化身,玫瑰亦是风情万种与才能情志的化身。我如今犹豫低迷,孱弱娇小,正是因为体内缺少一种玫瑰的显性基因,如果可能,我愿意俯首在那株艳丽强悍的带刺玫瑰下,跟着她的“苗条身量,风骚体格”,去品味宁荣两府的百般况味,去踩踏那诗情弥散的诺大观园。
  
  素洁梨花鬼精灵  最叹颦儿悲情生
  
  我愿意叫黛玉的昵称,“颦儿”。
  好一个“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只可惜“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且“泪光点点,娇喘微微”。
  因其才华横溢,性情又刁钻高冷,我愿配其以静谧素雅的梨花。梨花娇小,风吹易逝,雨打易落,恰似颦儿之“娇喘”。梨花沉静高雅,素洁内敛恰似伤逝春光、见花落泪的文静颦儿。自古素雅接才情,内敛多生情,更是活脱脱一个颦儿的化身。
  梨花,因其簇拥枝头的娇小、细密,因此,逢上五月花陨时节,风吹梨花片片舞,恰似花海落人间。行走在梨树相间的田间小路,恰如置身于浪漫、多情的梨花雨的世界,瞬间,头顶、脖颈、乃至眉梢,全会氤上这素洁梨花之香魂。任何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行走于此,都会瞬间变得和颦儿一样敏感多情,虽赋不出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忘两不知!”的千古绝句,却终也会瞬间被一种旷古的悲情卷入悠远,仿佛来到了天的那头,没有人烟没有温情的天的那头。心虽然干净如洗,却终因为是空的,陡增了太多暗暗的伤楚,裹挟在体内的一处,好久好久,也赶不走抹不掉似的尾随着你。
  因艳羡素洁与才华,我恋上了梨花,爱上了颦儿。颦儿的性格与命运,在梨花雨的飞扬曼舞中愈渐清晰。命运虽然只是一个走向,好比道路中的某个转折,我们却无法改变,只能与其握手和解。黛玉是和她的命运和解的最完美的人。她用特有的高冷、小气、刁钻的性格吻合着自己的命运走向,竟然没有丝毫的偏差。这样神奇的吻合,成就了颦儿精神生命的永恒,却造成了她物质生命的短暂。
  颦儿的影像神态总是氤氲在书页中,我被她的美深深吸引着。这美的最大特质是干净和纯粹。五月清丽的天空被比了下去。甚至和她神韵相合的梨花也被比了下去。我被这美深深震撼了。因而就此滑入了对人类终极大背景的思考。当然也是阴沉沉、湿漉漉的感觉。在明晃晃的阳光下,我有些达到了无我的状态。我喜欢这种纯粹的感觉,因为这感觉在现实生活里实在太稀缺,因此,从某个角度讲,我要深深的感谢一声我的颦儿,感谢她以其特有的精神质地,在我明亮的五月现实中缔造了一次诗意的阴暗。  
             
  宝钗,大气端庄的玉兰花
  
  在红楼的所有人物中,性格最圆润虑事最周全的,当是宝钗。宝钗年事不高,却句句事事彰显出沧桑人的稳重妥帖,精密精细。她,黛玉,宝玉之间的关系原本微妙复杂,加之黛玉刁钻小性敏感多疑,宝钗却能句句舒缓适宜,事事缜密小心,最后竟能和黛玉成为无话不谈的致密姊妹。
  说宝钗有着自己的一套为人处世哲学,一点也不为过。这个集才情与学识于一体的端庄女子,有着一般男子所不具备的胸怀、度量与见识。她开在高处的枝头,色彩浓淡相宜,虽无馥郁芳香,却与旷达萧远的天际为背景,理性地调节着距离与疏密,在她相处的人际圈里,大大地写意出平衡二字。
  在阳春四月,曾经见过街巷深处绽放的玉兰。或紫或粉,却总与安静的白相守相依,给人一种无以言表的宁淡与踏实。满枝满枝的玉兰花,开得也叫一个热闹,却始终是高高在上的,不容你俯视、平视与近距离地亵玩,只给你一个仰视的理由与想象的契机。由此我想,玉兰花的桀骜应该不亚于四月怒放的梨花,只不过是,它们在高远的枝头,一直遥注着疏远的天空,那遥注的目光,渐次地接通了天空的一隅,让一道无声的清流,闪烁着流淌了起来。
  我等俗人是无福享用那一朵朵高绽枝头的玉兰花的。也许过于完美就会陡增失真,失去生动的个性。也许完美的原因在于尚未走近。也许,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里,总该有你无法走近的神人佳客吧。不过,倘若给我选择的自由,我宁愿长成一只接地气的花草,和缺点各异的姊妹们打趣逗笑。
  完美,其实是一种最大的沟壑。对此,我只能收起卑微的心,敬而远之。  
  红楼花语,百媚娇柔。影息魂散,余音绕梁。也许是悲歌一首,也许是醇酒一盏,也许是酣畅一梦,终也淋漓醉去,终也沉默悲戚。
  倘若以花喻美,秦可卿该拥有何等妩媚招摇的花容,却落得个花容惨逝,香魂陨散?尤三姐该拥有何等刚烈坚贞的花骨,才落得个“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纵再多芳灵蕙性,却也渺渺冥冥,化作一阵香风,无影无踪。尤二姐该得哪株花的瑰丽妖娆,却又落得个容貌枯槁、自惭形秽地吞金而亡?乖顺善良的袭人,该是一株清秀沉默的夹竹桃吧,用并不炫丽的粉红水绿,涂抹着她周围的缤纷世界,却偏偏把自己留在了这个艳丽多姿的世界之外。那么,探春迎春宝琴芳官鸳鸯麝月晴雯等众小姐下人,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各具特色的花?是朝天空尽情绽放的喇叭花、是艳丽浓烈的锦戴花、是清心舒润的兰花,还是生命短暂却炽热的昙花、妖娆妩媚风情万种的菊花?  
  花语红楼,花语人生。常说女人如花,却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我本无慧根,无缘佛祖,今却妄度花语、揣人意、论名著。不妥之处,全当做呢喃在五月深处的另一类花语吧。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