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痴言痴语

  • 【发布时间:2018-05-21 09:33:02】
  • 【来源:高宏萍】
  • 【字体:
  “痴”字把它拆开是一个“病”字旁加一个知道的“知”,用语言逻辑在一起就是明明知道自己有病,不屑一顾外围的存在仍继续坚持自己的意愿则为“痴”。搜索大脑的记忆,让我不由自主想到形态各异的“痴”形:花痴、疯癫、痴呆……似乎都和“不正常”这几个字紧扣,而如果“痴”到一个境界又会怎样呢?
  《红楼梦》中的《黛玉葬花》情节在我小的时候就成为了当时的经典,事隔几十年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在花儿随风飘落的画面中,黛玉触景生情,最怜惜花,觉得花落以后埋在土里最为干净。随着花瓣缓缓落下,她手拿香锄,一边哭泣一边吟出了婉楚的诗歌《葬花吟》,成为了这篇名著的经典——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英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凄凉的美景中,有楚楚动人的窈窕淑女,有萧然飘落的花瓣,有柔弱莺啼泣如歌的呢喃声,此情此景触人心弦,让人爱让人恨让人同情让人回忆,成为古代美女的痴情典范。其实葬花历史不止在这里,据《唐伯虎佚事》记载:“唐子畏居桃花庵,轩前庭半亩,多种牡丹花,开时邀文徵仲、祝枝山赋诗浮白其下,弥朝侠夕。有时大叫痛哭。至花落,遣小伻一一细拾,盛以锦囊,葬于药栏东畔,做《落花诗》送之。”明末文学家叶绍袁在《续窈闻》中记载其女叶小鸾说自己曾“勉弃珠环收汉玉,戏捐粉盒葬花魂”。明末清初诗人杜俊作有《花冢铭》。即使不是葬花,在电视剧《三生三世》里同样有痴情的刻骨铭心,白凤九忍着割尾之痛也要换取在“三生石”上显示自己和心爱的人东华帝君的名字,即使那是万万的不可能,这是孤注一掷的“痴”;夜华为让素素回来,即使明明知道回来后只是一个假人,是一个素素的影子,仍燃烧素素的衣物,用结魄灯守三天三夜,结魄灯破时,夜华万念俱灰,心碎了,一蹶不振,感觉失去了一切一切,这是三生三世中情于一人的“痴”。这些即为情痴,是让很多女人男人羡慕嫉妒恨的一种。
  在《射雕英雄传》里有一位会熟读《九阴真经》,自创七十二路“空明拳”及“双手互博”,不得一丝安宁,爱作弄别人的“老顽童”——周伯通,他虽然看似疯疯癫癫,但天性纯真,不拘小节,虽被黄药师骗于桃花岛十五年,但这十五年自娱自乐,自创武功,成为了“天下五绝”之首。但他也有自己的缺点,和瑛姑有了亲密的感情后又后怕,为了躲避瑛姑,不敢为瑛姑负责任,一味的远远躲闪逃避,只沉浸于自己疯癫的快乐之中,这是一种无男人担当和病态疯癫的“痴”。但在《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两部长篇小说中重点主要刻画周伯通是一个既风趣幽默又活泼可爱的人物,虽年事已高,白发须髯,但为人朴实天真,喜欢无拘无束,逍遥自在的生活,我们刨除所谓病态的旁枝细节,就简简单单地欣赏这种快乐的“疯癫”吧,有何不可?
  最近喜欢看《最强大脑》,有一期是一位“中度脑残”22岁农村青年周玮仅用1分多钟破解了16位数字开14次方的难题的节目深深打动了我,在观看节目的过程中可以用惊讶、欢呼雀跃、热泪盈眶、鼓掌致敬、崇拜的词语来形容。真是应了那句话,“一切皆有可能”,“不要以貌取人”,其实这期嘉宾出的题都可以用“变态”来形容,对于正常的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徐振礼教授不但现场交了白卷,节目后运用多种运算方式,也花了20多分钟才得出答案。看完这期《最强大脑》,很多网友直奔“分分钟被自己蠢cry”的节奏,连一些学霸都膜拜不已。在正常的生活中,周玮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所谓“痴呆”的病人,不爱出门,不爱与人交流,唯一的乐趣就是算数和看太阳光,无论太阳光多么刺眼,他都盯着看,看时有微笑有快乐,那是他心灵乐土的天堂,在那里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一切,有一种力量和希望,也能看到另外一个不平凡的自己。可以说有了这期才让我更爱上了《最强大脑》,有了周玮的才华,才让世界上是“金子总会发光”这句话听起来是那么的有道理。
  有关“痴”字的歇后语还有不少,如:痴人说梦——胡言乱语;《西厢记》做枕头——痴人说梦;矮人想登天——痴人说梦。别看都是说“痴人说梦”这个词语,但还真有把这个成语拿来写著作的。吴汝登著的《痴人说梦》,书以庚子事变为背景,写两个圣人子孙所做的强国梦。朱熹的25代孙和闵子骞的72带孙绰号分别为“南痴”和“北痴”。虽然他们各有一个代表中国悠久文明的祖先,却不喜时文试帖,反而却专爱研究天文地理兵农工商等有用之学问。当他们听说八国联军欲瓜分中国、俄国人已占领东三省的消息后,悲痛欲绝,借酒消愁,不想却在醉乡里做了一个大快人心的梦。原来,先祖先哲们不忍国之将亡,便研究强国之方;诸多志士与女英雄们纷纷起来斗争;清政府见状竟对俄宣战,将俄军赶到黑龙江淹死我六千万同胞的地方……作者用隐喻表达了对丧权辱国的切肤之痛,其梦幻与现状的反差产生了较强的艺术效果。但议论、说教居重,影响了人物的形象化。
  有时自己感觉也有犯“痴”劲。我是痴人爱做痴梦,痴人爱说痴话,痴人爱做痴事。在梦境中自己会成为一个武功盖世的高人,刀枪不入,子弹不透;上天会和雄鹰展翅高翔,下海会和鱼群随波畅游;用梯子爬上过月亮宫,用皮滑艇去过地球最北极;做飞机去过美国郊区度假,开汽车全国各地自驾游畅通无阻;与心爱的人重温家庭的温暖,与情敌成为最亲密的伙伴……似乎梦境能给我灵感,给我力量,给我满腹的经纶,给我无数个创意新奇,我会成为“太阳之子”“秘书长官”“窈窕美女”“星火之源”,《梦中的小屋》是梦境中真实的回味记忆,现实的呈现,后来又或许会被我篡改呢?《痴言痴语》又何尝不是梦境过后的文字版,又或许会被人认可读懂呢?
  “痴”不管是痴言痴语,痴型痴表,就让它一“痴”到底,只要自己简单快乐高兴一辈子就好。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