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它 印 象

  • 【发布时间:2018-05-30 14:28:48】
  • 【来源:□王玉梅】
  • 【字体:

       题记:回忆,是唯一一种可以抵达过去的方式,如果可以有色彩,我愿意它是春天里的鹅黄,因为在我的眼里,鹅黄是一种最深情的亲吻。
      (一)
      18年的这个春天,来的有些晚,可是我并未感觉到丝毫的寒意。因为在我的精神世界里,突然刮过来一阵暖风。这暖风吹的我瞬间心花怒放了。
      谁也无法预测和摆布生活的篇章,就如同我和师范的三姐同在一城生活多年,我俩身上根本没有发生电视剧中经常出现的街角邂逅情节一样。还是一次她偶尔把师范时我们宿舍的合影给一个同事看,那同事和我是老乡了解我的近况,于是随后说出我的工作单位。不想,三姐如获珍宝,匆匆联系和我同一单位的她姐夫索要了我的手机号码,加上了微信好友,我这个被大部队丢失的一员终于顺利归队了!此刻,我们91-1班的同学群人数成功增至37,离圆满相差无几了。
      心情多么激动。分别整整二十四年了呀。朝夕相处了整整三年,毕业时哭的稀里哗啦,却因通讯方式的落后彼此失去了联系。后来步入工作单位,恋爱,结婚,育儿,一系列的角色在转换,依旧不变的却是艰辛的跋涉和磨砺性的适应。期间,甚至来不及停下来喘息,那青春的回忆,那美好的情愫,自然便成为精神世界里萎缩的花草了。
      如今,我们这群人,都已步入中年,家中一孩多已高中或大学,有了自己相对独立的精神小世界,家长无需过多参与,面对急速奔五的年龄,也只能对刚刚放宽的二胎政策望而兴叹了。单位工作、各种关系也已应付游刃有余,加之网络的普及,微信的推广,我们这些做梦都想抓住青春小尾巴的人,怎么能做到面对那色彩斑斓的师范生活心如止水呢?
      (二)
      遥想昔日的师范生活,就如一幅色彩素淡的水粉画。按说正是浓烈青春,色彩该是艳的,可那至纯至真的情,那笑起来如一弯清水的脸,无论如何,总会冲淡那俗气的艳烈,把那时的记忆片段,定格为一幅永恒的早春自然风光,有晨曦下潋滟的波光,有遥看鹅黄近却无的文静的垂柳,当然还有清脆的鸟鸣,仿佛一声脆喊就能叫醒那个浅睡的春光。
      回忆必须聚焦,才能感受到折叠的岁月浸润而来的味道。
      而那淡雅的芳醇,则是从那校园东部靠近附小的101室散发而来的。
      (三)
      葫芦娃葫芦娃,一个藤上七朵花。没错,我们姐妹七个,就是开在葫芦娃同一个藤上的七朵花。不过,七朵花,却是有着完全迥异的风格和秉性。
      依照差别不大的年龄,我们分别为自己安上了标签,一、二、三、四、五、六、七。我数老五,前加姓氏,妈亲,妥妥一个王老五。
      我也算是名副其实吧。七朵花里,最熟那朵不解风情只钻学业的。师范生活原本该如一本丰富多彩的风景集,而我偏偏把那日子过出了寺庙里的苦行僧。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日子过的粗,生活不修边幅,圆滚滚的脑袋瓜子上始终顶着一头短的不能再短的头发,厚厚的头帘狠狠的压着短短的额头,惹得颇有几分姿色的秀眉时刻充满着怨气,极不甘心地在厚头帘中若隐若现。被撑爆的裤腿一次次善意地提醒着我要瘦些再瘦些才不负它们的款式和质地。可我除了学文化课练琴法哪有功夫去理会它们,滚圆的身体、俗气的扮相虽然属于我,却又与我何干。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名副其实的王老五。十八岁的花季,我却偏偏最缺了青春这根弦。当别的花儿们沐浴着青春之风,争先恐后地绽放出独属自己的美丽时,我依旧停留在要强奋进的中学时代,从没有拿出些许的心思去幻想青春斑斓的色彩,去在自己身上也镀上些这样的色彩。甚至于,面对那些柔情蜜意的情侣,我满心困惑与不解;更甚至于,我曾在教室里和谈情的男女坐到深更依旧不知情,还有一次,我曾被一女友拉着去做灯泡以示女友对男生的拒绝。
      没错,就是这样一个我。我虽唱歌动听琴法优秀却依旧是五音不全的,在生活的这个大乐章里,我真的就是一个十足的五音不全者。
      我把自我的这种成长称为漫成长。从某个角度讲,师范生活是我初中生活的完全复制和延续。因此,接下来我对姐妹们的印象,也该是以一个初中生的角度去续写的吧,因自身的局限而局限了她们原本更美的内涵,我想,即便我写出的不是她们眼里自己的样子,她们依旧会对这个憨傻可爱的姊妹报以温馨的微笑吧。
      (四)
      101宿舍里,老六是慧儿,她修长的身材,极好的气质,特长是舞蹈,即便是猜,我也敢肯定她师范时不乏追求者。眼睛不大,却细长,里面时刻蓄着甜甜的笑意。梳着学校极限范围内最长的学生头,头发齐整利落,极易让人想象出长发如瀑的样子。外形好,家境好,可老六却极其朴素,记忆里,一件领口打结的水波纹杏色衬衫,被她洗过来洗过去地反复穿,甚至于,在我的回忆里,再也想不出她曾穿过一件任何其他的衣服了。
      这个低调朴素的老六,要是逢上学校的晚会,即便再想低调,也遮挡不住外溢的星光了。舞台上,她优美舒展的舞姿,自然大方的表演,总是会让身边的舞者一个个黯然失色。即便我不戴近视镜,我依旧能准确地从最优美舒展的动作中寻辨出她。
      在我的印象里,如果能够说出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该是师范生活里多么荣耀的一个本事。就像人的血型有天生的贵族O型血一样,来自市区的学生,自然也有着类似让我艳羡的特质,即便不是在阅读与写作课上,他们脱口而出的依旧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那些地域带给他们的先天优势,是我们这些昌滦乐的老呔无论怎样努力都不可企及的。可老六却是个例外,在阅读课堂上,她总是被老师点名为我们范读,她落落大方的语态和标准甜美的读书声总是让我羡慕到极致。单纯的岁月,就连羡慕也是不一样的。单纯的羡慕是一种恰到好处的甜滋味,是初春过后不软不硬的正好的晨光,是被松涛过滤后最清澈的潺潺水声。倘若再过一点,那羡慕便润上苦味了,那晨光便有些温热了,那声音也会有些刺耳的余音了。伴随着羡慕的表情,只有微笑,这微笑唯一抵达的方向就是祝福。
      师范生活过后,仅仅是刚刚过后,我就发现那样单纯的羡慕好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羡慕总是和嫉妒如影相随,不可分割。随之,原本单纯的生活也被拉开了更多的层次,依旧与人交流、交往,可真的少了某种味道了。那味道无法填充,只能以回忆的方式,才能渐渐浸润到你微微敞开的心口。刚想蹙眉品味,却被身边的某缕风息暗暗拂散,才渐渐明白:某个阶段,你只能做某个阶段的你。正如一个人无法逾越时间去亲密接触未来的你,一个人也无法逾越时间,去零距离约会昔日的自己。无法逾越的未来是透着影影绰绰的金光的,好似夏日午后杨林里抬头仰望树叶的罅隙,无法逾越的昔日则是低迷暗沉的,在紫色花束的围拢下,有着一种对你的入侵绝对排斥的内质秉性,仿佛你自己的那些经历,也从你生命里挣脱出来不属于了你,你远远的看着它,仿佛看着一个和自己仅仅有些神似的陌生人。
      如今,在我的印象里,老六慧儿就是一个被时光珍藏起来的圆润化石。时光流转,一切都在变,而老六却永远不变,她那曼妙的舞姿,那流畅的普通话,会永远清晰在我的记忆里,生动鲜明地标记着我某段人生旅途中的一项坐标。
      (五)
      今日,此时。那年,那月。故事总会在各自的轨道上继续,或者偶尔停下来彼此互望、微笑。这时会暗香浮动,同时,闪烁和隐晦,清亮和阴柔,晨光和星子,会密集地攒积成一个世界,一个与那将你牢牢掌控的一刻。你猛然感觉,原来时光也会开花,原来印象也会结果,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在旅途的奔跑中丢失。此时,多个你在重叠在交织在融合,你似乎是你,又不是你。你在它印象里蝶变,微笑,以及成长。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