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七月坝上行

  • 【发布时间:2018-07-25 09:15:27】
  • 【来源:王玉梅】
  • 【字体:

      要感谢一次契机。要感谢这个七月,了却了我多年想亲近草原的夙愿。
      车行驶在前往坝上草原的盘山路上。 想象在我的脑子里膨胀。还珠格格中的郊游场景一次次地在我眼前闪现:一辆马车在广阔的草原上前行,歌声和欢笑声撒了一路。马车渐远,草原却越阔,最终成一线,与天线合一。这样的美景,就是坝上草原吗?我就要到达那个紫薇格格端着野菜佳肴姗姗前来的人间仙境吗?
      山路越险,景色越奇。红砖瓦房,掩映于青山绿水峻峰之下,或门扉紧闭,或栅栏敞开,时有年迈老人倚门而坐,手里牵着孙孙,孙孙旁蹲着狗狗。车偶尔从他们近前驶过,便一眼见到老人黝黑的脸膛和脸上纵深的沟壑,或是孩子沾满泥巴的裤脚和脏兮兮的小手儿。山庄便显得愈发深了,且被镀上了一层略带青涩的味道。也见到一些锄禾的年轻农人。他们看起来都像孪生兄弟,一样黝黑的肤色,一样尖瘦的下巴,一样不苟言笑的面部表情。由于不熟悉路径,有时和他们问问路,他们又都是一样的热情。
      也曾见过小桥流水人家,也曾见过田间油菜花灿烂,也曾见过路边野花烂漫。却和这里的不同。小桥上,站立的是着装不同的村妇;流水旁,是以不同的方式浣纱洗衣的少女。油菜花是成片成片的,漫过山之后,和天空接连在一起。野花是绚烂的、热烈的,充满着奢华、迷醉和叛逆的味道,让人联想到深夜里星星和霓虹的闪耀。紫的、白的、黄的、粉的野花,高密度、大面积地存在着,盘旋的山路活泼起来了,沉寂的草木也畅想起了爱情。奇景控制着摄影家们的脚步和思绪,他们纷纷扛着支架,换着镜头,调试着焦距,按动着快门。
      这里的骡马肌肉健硕,线条流畅,卫生洁净,会轻易让人想到奔跑和溪水;这里的蜜蜂、蝴蝶翩翩起舞,种类繁多,会轻易让人想到花朵和香艳。我暂时真的忘记草原了。我把小卡片机对准这里的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野花;对准一座座险坡、一条条溪涧、一户户人家、一座座小桥以及一个个山花木与天交接的远方。
      车继续在深山里行驶。一切好像被挤压了一样,路越来越窄,林越来越密,坡越来越陡,唯有野花越来越艳,像是在筹备着一场盛大而隆重的宴会。树的种类增多了,依稀有白桦树映入我的眼帘;白桦树先是细小的、稀疏的、低矮的、弯曲的,继而是粗壮的、密集的、高大的、挺拔的。眼前是一片美丽的白桦林!面对着这美的自然与自然的美,又有谁不会禁不住地留恋与赞叹呢。
  从白桦林出来,再次坐到车上时,大家才感觉到,手臂、胳膊等但凡肌肤裸露的地方,都被蚊虫叮咬了许多红色的疙瘩,我们在纵情赏景拍照的当儿,那些密林里的蚊虫倒是饱食了一顿丰盛的美餐。有些蚊虫更是贪恋,竟然躲藏到我们乘坐的大巴车上,难道它们也想跟随着我们一起,饱览一番别有风味的草原美景?
      终于见到真正的草原了。
      那些往日只能在图片、电视镜头中见到的美丽画面如今真真切切地展现在我的眼底了。
      没有了树木高山,便真的只是草原的世界了。它纵情地延伸着,弯下去,凸出来,再弯下去,再凸出来。随心所欲的伸展蜷缩,草原便有了狂放不羁的气势。站定,放眼望去,草原与天线合一;转身,变换角度,再放眼望去,还是草原与天线的合一。远望的草原,那绿色的肌肤是滑润而光泽的,是充满着朝气与蓬勃气势的。真实的草原填补了我的想象,我的眼睛湿润了起来。
      草原上的云很低,仿佛与草原擦拭着,好像我再走几步,掂起脚尖,就可以轻易地伸手触及到它们。云体更是透明润泽,如玉,如雪,仿佛再多看几眼,就会滴出水来。这云如同怀春的少女,是纯洁的,是娇贵的,又是情感微妙、经不得一点伤害的。刚才还是笑容可掬,一会的功夫,脸就阴沉了,再一会儿,眼睛就滴吧滴吧地流泪了,可是再过一会,就又是一脸的阳光灿烂了。
      云朵上的天是蓝的。是让人心动的湛蓝。是雨果盛赞的艺术的蓝。这样的蓝天,映衬着这样洁净的白云与这样广阔的草原,一定是一种对大自然最美的写意与礼赞。
      草原上盛开着数不清的野花,野花间飞舞着数不清的蝴蝶和蜜蜂。想象着远方,蝴蝶和蜜蜂一定可以踩在云朵上跳舞了,各色争艳的野花也一定可以和蔚蓝的天空绵绵情话了。草原上的蝴蝶是不拒人的。摄影家们调试的镜头不会将它们吓跑,我们脚步和赞叹的声响不会将它们吓跑,它们甚至飞进我们的车里,和我们一起品尝用当地的胡麻油炸出来的炸饼,亲吻我们的眼睛、脸庞、手臂甚至脚趾。
      走得再深远一些,过了需要保护的景区,就到了天然的牧场。洁白的羊群成了我们视线里的主题。由于特殊的地势,它们出现得非常神奇,消失得又非常神奇。这让我想到童话,想到传奇,想到由衷地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此刻,草原是静的,天空是静的,云朵是静的,人也是静的,只有遥远的羊群在发生着缓慢的位移;一副天然的风景画便也随之悄然地发生着改变。羊儿们在草原上的游走是悠闲的,低头吃草的动作更显得悠闲。它们的身体是那么地洁白,像是天上落下来的云朵,游移在漫漫的大草原上。
      时光在草原上的行速似乎更快。行走其中,我的心始终在一片无垠的绿色中波澜与起伏着。我爱这片绿色的大草原!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