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母 爱

  • 【发布时间:2018-08-06 10:10:10】
  • 【来源:张瑞胜】
  • 【字体:
      母亲是一位极普通的家庭主妇,岁月消磨,皱纹已悄悄爬满了脸,一身褪色但整洁的衣服,因多年劳累而微微隆起的后背,粗纹双手暴出的青筋……这就是记忆中永远抹不掉的母亲。
      母亲在83岁时摔了一跤,就再没站起来,从此就靠儿女在床前伺候了。 我尽量将母亲伺候周到,洗脸,洗脚,剪指甲,亲自喂母亲饭菜。尽管这样,母亲身体还是日渐衰退,大小便已无法控制,为了生计,我不能常常伴在母亲身边,只好给她用上纸尿裤,中午和晚上换换。
      从此母亲的话已不再多,静守着时常会湿漉漉的被窝。短暂伺候母亲的时候,母亲就会不停地问这问那,“都在忙啥呀?”“你们不要太辛苦了”……我常常回一句“帮不上忙就甭打听了”,母亲便顿然沉默了。随着时间推移,母亲身体日渐衰退。有一天换纸尿裤,掀开被子,满屋顿时弥漫了尿气,原来,母亲把纸尿裤用手撕的零零落落,已然面目全非,被襦也被尿液浸湿,好恶心的。接连几天,差不多天天如此,看到母亲撕的时候,我时时拍打母亲历尽沧桑的手:“不要撕了,你不知打扫太麻烦”,母亲用无力的眼神盯着我不语,时常还会这样做。我慢慢也变得心烦起来,对母亲没了甚好的态度,有一天换零乱的纸尿裤,妻子的一个细心提醒了我,“你看看妈妈褶皱的睡衣,再看看不平整的纸尿裤,硌着身子会好受吗?”我霎时醒悟,是呀,太粗心了,我们身下有褶皱都难受,何况瘦弱的母亲?我俩便给母亲轻轻抚平褶皱的地方。“这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啊!”母亲老泪纵横。我心沉默了, 我们才给母亲一点点儿温馨,就感动了母亲,可母亲一生的奉献感动我们多少呢?愧疚,自责盈满我的脑海。以后母亲再没撕纸尿裤,我终于明白,那不是在撕,而是母亲没了力气把它抚平啊,她不想求助我们,看到了我们的辛苦,回家对我们问寒问暖时就应有体会呀,还常常嫌母亲唠叨。孤独的母亲多想和孩子聊聊啊!可我时时拒绝,母亲的心,是在怎样包容着我们啊!这就是母亲的爱,一个个细微的爱,母亲虽在病床还在竭力给予,而从不抱怨儿女的过失,一次次原谅着我。
  母亲已过世了,但母亲的爱一直伴随着我,温暖一生。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