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凤辣子”的人生悲剧

  • 【发布时间:2018-08-24 10:53:50】
  • 【来源:张丽颖】
  • 【字体:
      王熙凤是曹雪芹笔下聪明能干的女强人,凭着过人的才智,凤姐在贾府这一关系错综复杂的大家庭里穿梭自如,得心应手,操持着府上大小事务。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泼辣精明的“凤辣子”,依然无法避免凄惨与悲凉的结局。
      王熙凤生活在一个夫权与宗法制度的社会中,而贾府则是这个社会的缩影与映照,贾府的内外矛盾都集中在她身上,上有三层公婆,中有叔伯姐妹,下有仆妇丫鬟,在这样一个规模庞大、事务繁杂的大家庭里她左右逢源,独自支撑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封建家族,府内穷奢极欲的生活,王孙贵族的应酬,亲朋故旧的婚丧嫁娶,侯门府院的迎来送往,无一不是她在打理过问。看起来凤姐威风八面风光无限,然而她依然处在封建礼法道德网中,依然在族权和夫权双重压迫下,她的命运无疑是受到管制和支配的。
      她要成为贾府的统治者,就必然要获得贾母和王夫人的支持。于是她全心全意地奉承着贾母,在老祖宗面前“泼皮耍赖”中婉转献媚、承欢凑趣,讨得她老人家的欢心;她虽是王夫人的内侄女,但也不能僭越,在王夫人同意后她才敢接过宁国府的对牌,在十锦春意香袋事件中凤姐被王夫人冤枉后是“又急又愧,登时紫涨了面皮,便依炕沿双膝跪下,也含泪诉道……”。再如查抄大观园中,凤姐权利受到掣肘,行事左右为难,更是得到了充分的显示。作为邢夫人的陪房丫头,同时又受到王夫人的授命,凤姐对于此时的王善保家的是绝对不敢有所冒犯的,她的背后是自己不敢得罪的两大主子。“凤姐只得答应说:‘太太说的是,就行罢了。’”在抄查过程中王家的更是飞扬跋扈,一副我若为王的样子。凤姐敢怒不敢言,唯有通过探春等人的口,通过自己时不时的调侃加以发泄。
      但是王熙凤对待丫鬟仆人时却又严苛异常,她素常惩治丫头的惯用招式是“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底下,茶饭不给”,她知道这招最管用,“便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当她发现为贾琏望风的小丫头,立即喝命“拿绳子鞭子,把那眼睛没有主子的小蹄子打烂了”,而且威吓她要用烧红的烙铁烙嘴,要用刀子来割肉,而且当即就拔下那个簪子来戳小丫头的嘴,扬手一巴掌将那个小丫头打得立刻两腮紫胀。王熙凤对下人的狠毒,何尝不是她没有充分权力的发泄和体现,在真正的掌权者面前,她是卑躬屈膝小心翼翼的,在仆役面前她又是耀武扬威的。不仅如此,她又利用手中权力放高利贷,夺人家产,克扣月钱,草菅人命,让我们看到了她内心膨胀的欲望,对权力的无限迷恋和疯狂追求,烂施淫威的狂妄和自大,对别人生命的冷漠和摧残,终究落得“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的下场。
      如果说跌下权力的圣坛是王熙凤的一大悲剧,那么缺少真爱的婚姻更是一种人生的悲哀。同是孙子辈媳妇,不同于被普遍认可的李纨的温柔贤淑,她是凭靠自己非凡的管家才能和善于逢迎,巧言善语获得大家尤其是长辈的认可。她是“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王家的长女,背景实力雄厚,王夫人的内侄女,嫁给了荣国府长房贾赦之子贾琏,可谓门当户对。然一旦和贾琏夫权的地位发生冲突,她所有的一切,乃至为保护自己而迫不得已的反抗,都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得到的最终都是否定。当贾赦把房中一个十七岁的丫鬟秋桐,赏给贾琏为妾时,她不能阻止;当贾琏偷娶尤二姐时,她不能驱逐;甚至贾琏和鲍二家的在她生日时通奸,公然带到她的房里,并咒骂她早点死,她虽然闹得天翻地覆,闹到最高统治者贾母跟前,贾母也只淡淡地说:“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的着呢?从小儿都打这么过——这都是我的不是,叫你多喝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了!”在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丈夫面前,在那个三从四德的封建社会,她不能要求丈夫对自己忠贞,她不能阻止丈夫三妻四妾,在丈夫偷情时她甚至都不能吃醋,不能抱怨。在一百零六回中,曹雪芹写到:重病在床的凤姐奄奄一息,平儿哭道:“如今事已如此,东西已去不能复来。奶奶这样,还得再请个大夫调治调治才好”。贾琏啐道:“我的性命还不保,我还管他么!”凤姐听见,睁眼一瞧,虽不言语,那眼泪流个不尽。凤姐的眼泪,倾诉的可不是一个女子的悲惨命运吗?一世的夫妻,没有半点夫妻情分,没有丝毫真情实感,没有为人妻子的平等和尊严,即使尽最大努力反抗,也不被当时社会认可,甚至连一向宠爱的贾母也极力否定,对于骄傲的凤姐来说难道不是最大的悲剧吗?
      曹雪芹对王熙凤的判词是“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王熙凤的性格、命运紧紧依附于家族、社会末世的兴衰起伏之上,而她一生的命运轨迹又可以作为观测家族由盛至衰过程的“体温计”,从而让王熙凤的悲剧更加具有深远的社会意义。在凤姐生病探春理家时,她曾对平儿说:“你知道,我这几年生了多少省俭的法子,一家子大约也没个不背地里恨我的。我如今也是骑上老虎背了。虽然看破些,无奈一时也难宽放;二则家里出去的多,进来的少。凡百大小事儿仍是照着老祖宗手里的规矩,却一年进的产业又不及先时。多省俭了,外人又笑话,老太太、太太也受委屈,家人也抱怨刻薄;若不趁早儿料理省俭之计,再几年就都赔尽了。”逆时代潮流拼命挽救这个大家族的末世凤凰王熙凤依然无法抵挡“忽喇喇似大厦倾”的结局,最终还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不仅是以贾府为代表的四大家族的衰败,也是封建王朝的败落,是封建时代的败落。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挽救的,凤姐为此付出的一切努力、挣扎和苦心的奋斗,最终都是徒劳而悲惨的。
      在那个“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世界里,即使万个男人不及的王熙凤,仍然从凤凰变成“凡鸟”,摆脱不了女性的共同命运,摆脱不了时代的悲剧宿命,如何不让人感慨万千,唏嘘哀哉!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