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秋收时节

  • 【发布时间:2018-10-19 09:56:22】
  • 【来源:赵振亮】
  • 【字体:

      伴随着炎热夏日的离去,秋天已经走进了人们的生活。户外的天气逐渐变得爽朗起来,尽管早晚的空气多少夹杂着一些凉意,但是到了中午仍然是烈日当头,感觉还是很热的。不过到了深秋,中午这种高温已经逐渐退去,空气逐渐变得凉爽起来了。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秋天带给我的最美好的体验就是一种收获的喜悦。走出村头,地里满是庄稼,以前是绿油油的一片,不过在秋风的抚慰下颜色已经开始逐渐变浅了,农民伯伯辛辛苦苦忙碌了一年,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收获——沉甸甸的玉米、红通通的高粱、白胖胖的花生角,乐开花的黄豆……
      小时候我家里种了很多地,那时候农村的机械化程度还不是很高,收花生还要用大镐刨,然后一点一点地用手抖掉花生秧子上的土,后来条件稍微提高了家里买来犁子,用黄牛拉犁收花生。我当时年幼尚小,还干不动太重的体力活,每逢到了收秋的时候,学校会放“农忙假”,我也跟从父母到田地里收秋,我往往是扮演了一个牵牲口的角色。小地块的不到一亩地,大地块的会多到两亩多地,牵着家里的老黄牛,用犁子来锄花生。我牵着牲口往返于两地头之间,父亲从后面把着犁子,而母亲则在后面一点一点地抖搂花生上面的土。花生秧子晒干后还要打捆,然后拉回家扔到房顶垛成花生垛,等花生角晒干后,把花生从秧子上摔下来,在房上晒干,然后用粮食坉坉起来,等待一个好价钱把花生卖掉。
      花生是家里的主要收成,也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不过除了花生以外,其余的玉米、大豆、白薯、高粱等多少也会种一些的。小时候随父母下地,无论收割什么,总是感觉很劳累、很疲惫。那时候自己可能多少有点无知,以为小孩子就应该玩,还没有到干活的年龄,懒得下地。(现在想想,这完全是一种天真幼稚的想法)。收秋完全是体力劳动,父母往往很早就起来,匆忙吃过早饭就赶着家里的黄牛车下地了,在地里干活完全是烈日当头,当时唯一的遮凉工具就是父母戴的凉帽,虽说脑袋躲过了烈日的照射,但身体是躲不过的,父母往往是汉流夹背,忙碌一天贪黑才回家,赶着牛车把庄稼拉到家门口。父母忙着卸车,做饭……
      我感觉父母是很劳累的,一天到晚不闲着,但是我从未看到父母抱怨过、埋怨过、沮丧过。
      田野里十来亩的庄稼靠父母勤劳的双手都一点一点地收回家里,秋收过后家里房顶上堆满了玉米棒子、花生垛、芝麻秸子、豆秸子、而家里前后门口则堆满了玉米秸子、高粱秸子、白薯秸子……所有这些就是一年忙到头家里的主要收获。父母内心对丰收的喜悦可能并没有从脸上表现出来,也许脸上会显出一些疲惫,但我相信,看着这一年的收获,内心肯定是充实的、饱满的、快乐的……
      小学毕业以后,我就进城读初中了,一年四季除了寒暑假外很少在家,渐渐地与庄稼地疏远了。不过我心里清楚,我上学的主要经济来源还是靠父母土里刨食提供的,每逢光景不是很好,粮食价钱老也上不去的时候,父亲不得不骑上他的二八车子来做些小买卖,卖些水果、蔬菜什么的来供我上学。
      想到这些心里难免有些心酸,我在学校清闲地读书,而父母却在田地里受累,心里总是觉得不平衡。师范毕业后,我顺利参加工作,每逢秋收时节的双休日我也会跟随父母到地里,帮父母收割庄稼,我已长大成人,在田地里干活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年幼无知觉得劳累、疲惫,而是开阔视野、舒展筋骨,分担父母的负担,心里能够寻求到某种慰藉。不过没过几年我就成家了,分家过日子后,我又告别了广袤的田野,挑家过日子为妻儿忙于生计,我又扮演了离开田野的另外一种生活角色。
      现在正值秋收时节,与幼时相比,岁月整整度过了二十个轮回,随着科学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机械化已经在农村得到了普及,大型收割机已经驶入田地,收秋已经不像以往那样劳累,花生角可以直接收到家里,房上也安装了提升机,可以把花生直接运到房顶……看着家里的父母不再受累了,我感到由衷的欣慰。走在乡村的街头,忙碌的人们渐渐多起来,乡村的街道已经不是那么坎坷不平,再也看不到昔日的老黄牛车了,而是拖拉机、电三轮行驶在平坦的柏油路上,农村风貌确实发生了很大变化。
      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我的余生只能在三尺讲台上度过,不过饮水思源,难忘父母对我的一片恩情,幼时的秋收带给我父母的淳朴与善良,学生时代的秋收带给我父母的劳累与辛酸,今日的秋收带给我对未来农村美好幸福生活的憧憬……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