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昌黎

年底故乡集市记忆

  • 【发布时间:2019-01-30 15:37:22】
  • 【来源:曹立勇】
  • 【字体:
     每年腊月和正月,总是一家人最热闹的时候,因为只有这俩月,一大家人才能凑齐,一家人团团圆圆,大抵是家里老人眼里对年的独特情节。
  随着年龄增长,我们渐渐淡化了对年的期许,而唯独对故乡,对年少时的那些时光不曾淡忘。之所以很多人都喜欢回老家过年,是因为那里有他们对故乡、对年、对儿时的独特记忆。
  在农村老家,浓浓的年味儿总是从赶腊月里的集开始。在我老家大蒲河,逢“二、七”是集。记得每年从腊月十七开始,集上所有商铺就早早占起摊位,各种商品琳琅满目,供人选购。尤其是许多老人都喜欢赶集,腊月的集更是逢集必跟。不买东西,只是瞎逛。年根的集更是如此,哪怕拄着拐杖也要街道遛上几个弯儿,“哎呀,你还活着呢,多日不见以为你先我而去了呢”,见到老熟人就停下来互相调侃,相伴着站在街上聊一上午,这种思维的跨越、时空的穿越,这种“刷存在”的做法也不是年轻人能够理解的。
  临近春节前的一两个集市是最红火热闹的了。这时节忙碌了一大年的庄稼人全都闲了下来,他们都会在年前赶集买足过年的东西,连邻镇的人都来赶集了。集上人很多,简直是人挤人、肩拥肩,水泄不通,热闹非凡。摆摊的也比往常多了许多,吆喝也比往常更加使劲。卖红灯笼的、大红对联的,呼啦啦地一下子就占满了整条街。大树小树电线杆上,还有临时拉起的绳子上,都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红灯笼,就像是红红的一团团火。大红对联就铺在地上,红彤彤的一大片又一大片,红得直刺人的眼,也直撩拔着每一名村民的心。于是每一名村民就会认真地挑选几副合意的对联,再买上几对红灯笼。怀里揣着红对联,手里提着红灯笼,眉眼里都挂满了笑,每一个庄稼人,心里都在憧憬着对新年的希望。
  到年根的那个集,许多在外地求学、工作的年轻人也要争取赶在腊月二十七最后一个集前回到老家,大家相约着去集市上碰头,除了去看看热闹,更多的是看看当年的初恋是不是身边有了帅小伙陪伴,看看某个同学是不是已顺利脱单,再捏捏老同学孩子的脸。
  记得小时候的我们总是很馋,在零食匮乏的年代什么都想吃,大家逢集就相约着来赶,尤其爱吃集上卖的糖葫芦,于是我们结伴到集上,故意聚到卖糖葫芦的那位大姨面前,由几个人装模作样的和她说话买糖葫芦吸引她的注意,几个人从她背面偷架子上的糖葫芦。次数多了,会被她当场逮住,总会被她一边揪着耳朵骂一边说去找大人要钱。现在的糖葫芦价钱已经从20多年前的一两毛钱变成现在的一两块钱,每到看到有卖糖葫芦的,我们都会一人买上一支,一边吃着一边说着那些充满了我们温馨回忆的糗事,由此也回忆起儿时和伙伴、同学之间发生过的矛盾来,我们多么希望在这个街头与大家再次重逢,再一起回忆起那些甜蜜的往事来。
  我们对年的期许越来越淡了,对年少时的记忆却越来越深了。幸好,记忆还在,这一切也都还在。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