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遍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游遍昌黎

昌黎的春天

  • 【发布时间:2017-05-25 09:16:32】
  • 【来源:王淑芳】
  • 【字体:
 

  春天踩着秧歌点的节拍,以一种广角的姿态,铺天盖地的来了。

  昌黎,像一个teenage的小姑娘,欣欣然从冬天的酣睡中醒来,来不及洗去残留在脸颊上的缱绻梦痕,来不及披戴摆挂在衣架上的冗厚外衫,她打开窗,打开门,一跑三颠,张开双臂,以一个起飞的姿势拥抱了迎面而来。

                       (一)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葡萄沟的春天是辽阔的,辽阔到一览无余,辽阔到一马平川;葡萄沟的春天是安静的,安静到只有田间的低头劳作,路上的简单寒暄。

  花开还早,蜂蝶尚远。葡萄秧的枝条,伸展开刚刚从土垄中挖出来的枝条,把一种充满爱意的束缚轻轻抖落,像挣脱妈妈爱抚的手。一个枝条,几个芽苞,一段呵护,一份给予。生长是一首诗,总是深情款款,爱意浓浓。在浩荡的春风里,葡萄秧多像幼稚园里玩耍的孩子,争先恐后的爬上滑梯,然后恣意的滑下来,像流泉,像瀑布,像潮水。涌动,奔跑,然后摇身一变,长成一个健壮的青年,为爱他的父母乡亲,撑起一片绿荫如盖的长天。然后有一串串的花穗,长成一串串的葡萄,晶莹剔透,美轮美奂。

  这里的山,叫凤凰山。凤凰是神鸟,凤凰山是神奇的山。山里的人们世世代代守护着这块天赐的家园。在他们的心里,有一种根植于心而又溢于言表的幸福感。他们深情的管理每一条葡萄秧的枝蔓,通过枝蔓把自己的幸福感传导给葡萄,那缀挂在枝蔓上的葡萄,便一串串也富有了灵性。这葡萄凝聚了祥瑞的紫气,散发出玫瑰的香甜。

  “醽醁胜兰生,翠涛过玉薤。”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山里人,用这种灵性的葡萄,酿出曼妙的葡萄酒,丰富了葡萄沟的餐桌,也让葡萄沟这个“花果之乡”又摘得一个“红酒之乡”的桂冠。“酒香不怕巷子深”。待到夏秋时节,葡萄沟的葡萄熟了,葡萄架下的餐桌,将迎来四海八荒的客人。龙眼,巨峰,玫瑰香,吃了这串再吃下一串;干红,桃红,干白,品过这杯再品下一杯。杯觥交错,流光溢彩。

                         ()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心中诵着韩公的诗句,脚下踩着九帝的足迹,在春日的山路上,踏野寻芳,是一件自然而然的雅事。不必惊诧于低头处路边时不时冒出来的黄的,紫的,白的,粉的细碎野花,也不必惊诧于抬眼时谁家院墙上的一枝或几枝探头向你、含笑招手的红杏,它们都是这里的“土著”,跟这里的山坡土同生共栖的度过了三生三世的情缘追随。

  这里的花,有着更娇贵与矜持的姿态。大家闺秀也好,小家碧玉也罢,总之,大家小家皆有女,养在深闺之中,名扬五湖四海。这深闺,便是院子里的花房。花房中,是栀子,茉莉,柠檬,山茶,牡丹等各种花苗。这些远道而来的娇客,一朝来到这个山村,便认定这里就是它们最适宜的家,它们长得无拘无束,无忧无虑。

  每一朵花,都诠释着一个美丽的梦;每一个梦,都蕴含着一首美丽的诗歌。这里的诗,除了家喻户晓的韩文公,还有很多耳熟能详,移步换景的佳句。刘叉说,“碣石何青青,挽我双眼睛。爱尔多古峭,不到人间行”。

  所谓的诗,不只是文字,不只是吟咏,更是一种生活状态,是一种生活状态作用于心灵的美好感受。那应该是人们在街头巷尾的脱口而出,是茶余饭后的信手拈来,是那种洋溢在脸上的惬意,荡漾在心里的祥和。

                       (三)

  春是花的party。花是party的主角。盛装的正明山,像一曲富丽的华尔兹,奏起了party的旋律。赏花去!赏花去!无需邀约,纷至沓来。静静的梨园一时间喧闹起来,赏花的人们在梨园嗨起来。手机,相机,不停的闪烁,梨花绽放着,跟各种pose的人合影留念。梨园敞开着,迎纳远近的客人。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梨花,柳絮,雪,似乎有着极度的相似,又似乎有着割舍不断的情缘。雪是冬日的精灵,让寒冷而干枯的冬日披上一件浪漫而温情的斗篷。梨花以它淡雅的白雪素装,跟整个春天的五彩斑斓相得益彰。当天资灵秀的梨花落地成雪,那一缕高洁意气,若柳絮,翩然向上,归向瑶台。

  这里的梨园常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到底是天降梨园到凡间,还是这本就是远离尘世的仙境之园?这些梨树,嶙峋的枝干,皲裂的树皮,像极了山里头养护这梨树的老人。可这些老人说,他们小的时候,这梨园就是他们玩耍的乐园。

  “泉自几时冷起,峰从何处飞来”?这梨树,经过了几世的沧海桑田的变迁,才修得如此的仙风道骨,如此的坦然向晚?

  梨园有一块石头,上刻着“圆梦园”。圆的是怎样的梦?如何圆?来赏花的人,都该有着一份美丽的如花般的梦吧?这梦,也应该是因人而异,各不相同的吧?就像水岩寺的香客,烧的是同样的香,求的却是不一样的果。但人们的心,总是和而不同。对美的追求与向往,让人们不约而同。我们的时代,正是在这种和而不同的旋律下,众美皆备,和谐统一。

  就在这梨园,就在这梨花海,扭一曲大秧歌吧,穿红戴绿,浓墨重彩,让静与动,素与艳,雅与俗,今天与未来,糅合到一起,再晕染成一片。

                     ()

  如果说昌黎的山是一首豪放的长诗,连绵而热烈,那么昌黎的海,便是一阙婉约的清词,深沉而静美。山是海的观景台,海是山的延长线。曹操东临碣石观沧海,毛泽东伫立怀古看渔船。岁月更迭,潮息潮长,一脉相承,沧海桑田。有些东西亘古不变,像山与海的誓言。更多的是,与时俱进的节拍,后浪推前浪的向前。

  春潮带雨,野渡无人,那是远古的一幅画,定格在记忆的空间。此时的昌黎,是千帆競发,百舸争流的新画面。

  一抹蓝天,几朵白云,一条通往海的路。春风拂面,海鸥翱翔。眼前的世界浩荡无垠,细软的沙滩上有五彩斑斓的贝壳。涛声和缓,海浪像摇动摇篮的手,爱意绵绵。阳光照到水面上,波光潋滟,远处有船影若隐若显。漫步在沙滩上,感受海的博大,海的旷远。很自然地想到水手,想到诗,和远方。

  在这里看不到天涯,如果你愿意,天涯便在咫尺之间。在一个泊船的港湾,很多的渔船,安静地停靠着。有几个渔家女,在晒网,补网。她们边干活,边聊天。“笑从双脸生,莹莹送清芳”。她们哪里是在晒网,分明是在晾晒她们的幸福呀!不久的将来,渔船出海,嘹亮的渔歌号子,会被海风,带出好远好远。

  春光正好,我也要把自己的网,补起来;我也要把自己的幸福,晒起来。春天只是一个序曲,太阳的味道已经渗透周身。接下来的季节,会更精彩。成长的昌黎,会更精彩。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