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遍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游遍昌黎

共享碣石文脉里的树杪穿花

  • 【发布时间:2017-08-28 09:26:58】
  • 【来源:□王玉梅】
  • 【字体:

云雾缭绕的碣石山绝顶———仙台顶

苍翠掩映中的李大钊纪念馆

韩文公祠正殿

碣石门石刻

巍峨矗立于界石岭上的李大钊塑像

美丽乡村杏树园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碣石大地正发生着美丽的蝶变。与此同时,文化,这个标注着人类幸福指数的魅力翅膀,也日益彰显出其无可替代的独特韵彩。在文明的发展旅途上,昌黎人真真使出了洪荒之力,借旅发之势,携手华夏幸福,让文化联姻旅游,让挑战约会机遇,开启着一个从生态修复、文化传承、产业转型、美丽乡村到全域旅游国家公园为政府提供生态、经济、文化协同发展的崭新课题。
  昌黎,拥山聚海,底蕴深厚,资源丰富。尤其是神岳碣石,更是一座名载《山海经》和《尚书·禹贡》的千古名山,这里春天佳木葱茏,奇花烂漫,青葱秀丽;夏天翠柏摹荫,鸟鸣啁啾,大气舒达;秋天风萧岭俊,万物垂黄,一呼一吸间,千种壮志起,万丈豪情涌;冬天崖静峰颦,草木怀春,幽径陡岭纳勃发之风,清风寒意提锐意之骨。
  翻开泛黄的历史书页,我们更能看到碣石文脉里的飞楼插空、树杪穿花。
  碣石山由燕山山脉延伸过来的上百座颠连起伏的山峦组成,群峰逶迤,绵延达数十里。它的主峰仙台顶(又名汉武台,俗称娘娘顶)位于昌黎城北这一字排开的群峰障岭正中。这仙台顶的顶尖突起于犹如刀削斧劈一般的宽阔山胸之上,多像架设天桥的圆形柱石直插云霄。正因碣石山有着如此独特的形貌,从远古时起,这座渤海沿岸的奇特山峰就成了北方沿海地区醒目的地理坐标,《尚书·禹贡》记冀州入贡之道时云“岛夷皮服,夹右碣石,入于河”,说的就是碣石山为循海入河必望的目标。直到今天,昌黎、乐亭、滦南一带的渔民,出海二三百里捕鱼时,还常以碣石山为航海标准。
  悠久的历史、神秘的传说、重要的位置,使雄浑巍峨的碣石增添了无限的魅力。秦始皇、秦二世、汉武帝、魏武帝、晋宣帝、北魏文成帝、北齐文宣帝、隋炀帝、唐太宗等著名帝王曾先后登临碣石,或求仙记功,或巡疆扩土,或歌以咏志。无论是北征乌桓时到达的曹操,还是东征高丽时到此的李世民,还是颂以“东临碣石有遗篇”的一代伟人毛泽东,都一起凝铸着碣石山厚重深沉的文化骨架,提炼着一种独具特色的碣石风韵。唐代出现八仙传说之后,碣石山又成了八仙经常活动的场所,这扑朔迷离的神秘气氛,更是极大地刺激了人们的登临、赏游兴趣,成为碣石文化大餐中一种不可或缺的口味。
  万千碣石岭,最数五峰红。是的,因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先后八次光临,五峰山成为碣石大地中一个大写的热烈的红字。或游览、或山居、或避难,无论是《再论问题与主义》、《我的马克思主义观》等论著,还是“是美的自然,是自然的美”等审美绝句,无论是和守祠老人的深情厚谊,还是一棵姿势奇特的山中孤松,都使大钊先生的革命精神永远地写意在了碣石的山山水水。如今,大钊先生的汉白玉雕像正屹立在五峰的苍松翠柏间,那深邃的目光、宽阔的前额、挺拔的身躯,在映入我们眼帘的同时,更会让我们的精神接受一种清凉的红色洗礼。鲜花与膜拜,宣誓与豪情,让五峰的红色被松涛浸染,被清风传递,被越来越多的人用心记忆、颂扬。我国著名诗人公刘曾感叹“五峰最高”,既是对五峰山挺拔俊秀的赞叹,更是对李大钊同时的敬仰和对他在中共党史上的高度定位。
  神岳碣石还与唐代大文学家、哲学家、诗人韩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据1998年以来陆续公之于世的清嘉庆十八年(1813年)《昌黎县韩氏家谱》、《韩文公昌黎宗派》以及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昌黎县韩氏家谱》记载,韩愈的祖先曾徙居昌黎,定州刺史韩均为昌黎韩氏的始祖,其子为雅州都督韩睃,其孙为曹州司马韩仁泰即韩愈的高祖。
  据昌黎县志记载,为纪念韩文公韩愈,历史上昌黎境内共修建过四处韩文公祠,比较有名的是北关韩文公祠和五峰山韩文公祠。北关的韩文公祠在上世纪70年代被拆毁,只余照片,现存五峰山的韩文公祠,最早是在1641年由山海关山石道范志完主持修建。当年他来碣石山考察,认为五峰山山峰奇特,仿佛一个人的手掌,五指冲天,认为此乃“天生文笔峰”,为昌黎文脉之地,于是在五峰山掌心上建韩文公祠。后来韩文公祠多次修建,现存的是1986年昌黎县委县政府发动各界集资修建而成。
  昌黎人对百代文宗韩愈有着深厚的情结。如今,我们正在驶入的街道就是以韩愈命名的韩愈大街。由此可见,古往今来,昌黎人对文化的膜拜与礼赞,这种可贵的文心,无形中为碣石大地积累了一笔丰厚的精神财富。
  斑驳历史,有辞为证。如今,在碣石山的东馒头山峭壁上,仿刻着秦始皇的《碣石门辞》铭文,并镌有“碣石门”3个大字。笃信神仙说的秦始皇,生前共搞了5次大规模的出巡,其中4次与搞求仙活动有关。在山东沿海两次求仙未成之后,于公元前215年,秦始皇径直北巡碣石,期间,他不仅进行了大规模的求仙活动,还进行了刻石纪功,为自己树碑立传。他令精于书法的丞相李斯代他撰写《碣石门辞》,刻在了碣石山的“碣石门”之上。“遂兴师旅,诛戮无道,为逆灭息……”,滞涩的文字,匀称的对峙,将秦始皇的新功业、封建社会歌舞升平的繁荣景象永远地刻在了高耸的碣石山水之间。
  杏树园为碣石文脉增添了难以言表的独特灵性。如果说巍峨碣石更多体现出的是一种象征着力量与底蕴的刚性的雄浑,那么杏树园小村,则以其诗词的雅韵、花卉点缀出的特有的娟秀,呈现出一种清丽风景画似的别样的柔美,荡涤出一阵质朴亲切的浓重乡情。杏树园花卉诗词小镇以细森的美引控着碣石深沉丰富的微表情,让碣石轻松走出对历史的记忆,把思绪荡涤在一个个袅娜着人间烟火的魅力乡村,把目光聚焦在一张张生动与激情的俊秀脸庞。在崭新的时代背景下,碣石,连同他孕育庇护的56万碣石儿女,将一起划入一种载入史册的深沉悠思,一起开启一种别有洞天的艰辛创造。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碣石和他的这代儿女,也要用跋涉的脚步和拼搏的背影,为昌黎的子孙,播种下几枚叫做幸福的种子,为昌黎的历史,增添有力的崭新一笔。
  我们期待并渴望着,碣石的明天繁华似锦,碣石的未来笑语欢歌。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