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遍昌黎

当前位置:首页 / 游遍昌黎

【昌黎文化行】之荒佃庄大营村 流火七月 古槐飘香(组图)

  • 【发布时间:2018-07-25 09:10:51】
  • 【来源:文/王玉梅 图/华晓光】
  • 【字体:

 

 

 

 

     七月寻槐,不必探路,槐香为引,情味自来。怎仅仅只是情味?都说梅香暗来,我老家古槐之香,那才是如影如风,成丝成缕,未见花形,却早已身陷花香,魂润花韵,心随花动,情逸花晕。不该是这样的,记忆中那六百多年的古槐,那干枯的虬枝,那皴裂如父辈手掌的老皮,那阳光罅隙间透出的它的深重目光,这些都是漫长岁月与风雨兼程的深情倾诉啊,都是具有深度教育意义的严肃的精神指示啊。这流火的七月,夏光炎烈,这三棵母子槐,怎么曼妙起了如此浪漫的黄花雪?
      身为土生土长的大营村人,也已人到中年,也经常来家探亲,却从未见过这样花香四溢、黄花烂漫的家乡国槐。也从没有见过这样浪漫讲究的大营村庄。那些围聚树荫,下象棋,打扑克,谈天说地,击鼓打镲的人们,他们各得其乐、自在惬意,不禁心生艳羡,能够有这样原生态的花香古树时刻陪伴该多么幸福。
      最小的一棵子树在村委会院内。小是指树龄,却是三棵树中生长最旺盛的一棵。树干有两个少年合抱那么粗,树干不算高,树冠却繁茂葳蕤,外缘低垂,或触人肩头,或擦拭墙垛,形成一个接近圆形的树伞。最打扮这树的是花。花期已过鼎盛时间,此刻,黄白相润的槐花对称生长,几瓣成一串,几串成一簇,缀在绿色流翠的树叶间,把这树打扮得一下年轻起来,仿佛穿上了嵌着黄色小花衣服的粉嫩少女,或者情窦初开含羞默默的豆蔻女孩。我真的从没见古槐这么年轻的模样,真的!上小学时,村委会前面围墙内的平房还没有被推倒,我四至六年级都是在这排平房里上的,那时候下课的时候我们就在这古槐下追追闹闹,可那时的古槐消瘦而孱弱,只记得那深褐色的躯干干干巴巴的伸向天空,哪里有这么茂盛的绿叶?哪里有这么百媚的风情?三十多年过去了,我的眼角纹、抬头纹都日渐清晰了,都越来越趋向于槐树下坐着的我的前辈们了,可这古槐怎么开始了逆生长?它哪里是古槐,分明是长生不老槐!
      最美的时刻是风吹过来的时候,有一首歌叫“风吹麦浪”,那意境真和这风吹槐花相仿。黄色的小花窸窣而落,身移香散,空中瞬间缔造无数个暗香轨迹。周围扮着花草的水泥地面,已铺上了一层很奢侈的黄色花毯,夏风轻抚,花坛微澜,香韵四溢,这才该是最诗意的求婚现场!很难想象一个带着草帽卷着裤管吧嗒着旱烟袋的大伯从这花坛上走过时的感觉,他会不会被这番景致惊到哑然无声?或者闪烁着浑浊的双眼看着这树上花、地下毯发会小呆?反正我是没从这花毯走上几步的,一是那低垂的花枝把我肩膀挠的格外痒痒,二是树上那黄花瓣间,嘤嗡着无数只小蜜蜂,黑亮黑亮的肚子,圆滚滚地腻在花间,把那对短小透明的翅膀都显没了,我可怕惹怒了这一心醉花香的蜜蜂,万一它们追我咬我把我逐出这赏槐的小院可咋办!
      蜜蜂是在采蜜吗?或许是的,那这花香一定是特别令它们满意,因为我围着古槐来回地走,它们竟然无暇顾忌到我。我颇感庆幸,围着这树转了一圈又一圈,竟然舍不得离开,好像我也是其中一只腻在花坳间的蜜蜂。观察久了,我竟然困惑起了这树的性别,说是女性吧,他怎么那么健壮有力呢,硕大的树身几乎占据了整个院子,似乎再过一两年就会把这院子撑破,说是男性吧,她又怎么能穿着缀满小黄花的衣服,用着那么旖旎的女士香水。我无可奈何地笑笑,看着黄花窸窣落地、而后随风曼妙,又突然想起了黛玉手提花篮,为花寻冢的情景,心里却并未涌起伤楚,而是一种艳粉色的难以言表的甜美和幸福。
      村委会大门外的这棵古槐是母树。它有六百多年的历史了。这树的一半不知何时不知何故失去了生命,另一半却依旧生机盎然,且历经漫漫岁月,日渐茁壮健硕。生与死,竟然同时对峙在同一个生命里,这不是奇迹是什么?树干早空,硕大的树洞是我们小时候经常的藏身之地。却不是捉迷藏,只喜欢在那洞里钻钻,呆会,体会体会深入其中的神秘与惊喜。现在的树洞已无法进入了,村干部早已把它们围绑保护起来,古树再经不起我们那帮调皮蛋的折腾了。可真的经不起了吗?那树冠竟然更大了,紧靠干枯树干的北部的叶片竟然更繁茂了,那树冠上黄白相间的小花儿也一朵朵随风而落,洋洋洒洒,树下,树下不远处的地面,竟然也有了一条花色不均匀的大大花毯。
      时光荏苒,人变老,古槐却越来越年轻,随着树形的变化,也产生很多奇观异景,让我们惊叹不已。临近正午,当空阳光射过母槐,半个干枯的树干,于地面投出一个规则的龙头形状,站立在树西北五十左右度,目光向斜上方注视,树冠呈现出一个逼真的凤尾,与地面的龙影相得益彰,好一个栩栩如生、寄寓美好的“龙凤呈祥”图!母槐就是母槐,这份别出心裁的智慧真真是与众不同!
      景再奇美,也需有缘人。有缘人当然不是我,而是一位和古树形影不离的老人。他该多离不开这树,他该多用心观察这树的变化,才能发现这样一处奇景,读懂古槐的这份良苦用心!
      据考证,三棵国槐为原来“大庙”建立之后所栽种,而供奉如来、观音的“大庙”为建村之后所造,先有村,后有庙,再有树,如此说来,古树确为家乡历史的见证者与亲历者。护住古树,就是守住了历史,就是留住了我们的根,也是留住了我们的乡愁,护住了我们高贵而单纯的精神血统。
      古树更是家乡的庇护者和祝福者。从懵懂的孩子,到热血青年,再到而立之年,我深知古树对家乡和我来说意味着什么,那片翠绿的色彩及夏日的阴凉,如同金色的晨光闪烁在我的眼前和心间。大营村并不小,古树并不居村中,一年四季,每时每刻,却总有各个角落的人来此纳凉娱乐休闲。诚然,古树在他们的心里也早已不只是树,而是一个默默陪伴着守护着祝福着他们的亲人,一个时刻认真聆听他们心声、了解他们内心祈愿的朋友,一个可以解惑他们纠结目光与沉闷心事的长者。而在我看来,我们与这三棵母子树早已融为一体,密不可分,大营的所有村民和这古树早已成为有着统一的精神和物质血统的直系亲属,我们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向着共同的祈愿,挺着坚挺的脊梁,迈出坚毅的步伐。
      记录,行走,发现。大营古树,仿佛成为了一个美丽的符号,寄寓着我们这次文化行活动的顺利开始,也预示着我们这次活动的圆满结束。浴于漫卷槐花,心缀芳醇花香,肤润款款凉风,突然涌起这样一个念头:等到我们这次活动结束,我一定提议我们所有参加活动的人,重聚大营古槐,再次接受它们高贵的精神洗礼,再次共沐它们神性的目光注视,再次完成一次与历史的深度对话,再次浸润一次浓重而诗意的乡愁。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