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学习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学习

给荒山“穿”绿装

  • 【发布时间:2017-05-15 09:40:00】
  • 【来源:□牛春富 李丽娟 汤劲峰】
  • 【字体:

刘新致把“秃头山”变成了“常青山”

 

  在碣阳湖西侧的白石山上,总能看到一个忙碌的身影。他时而俯身为树木浇水,时而斜倚抚摸树干,时而驻足眺望远方……他就是家住白石山东侧的热心老人刘新致,68岁的他十几年如一日,用自己的双手和汗水浇灌白石山,让昔日光秃秃的山体披上一层翠绿的新衣。
  白石山海拔116米,因山体充满白色花岗岩而得名,多少年来,由于山体本身的原因,白石山几乎寸“木”不生,远远望去,显得无限荒芜苍凉。虽然如此,但白石山依旧吸引了很多健身爱好者竞相攀爬,刘新致就是其中之一。从1995年起,他就爱上了爬山,到山上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和“山友”们聊聊家常,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课。“我以前患有关节炎、冠心病、气管炎等大大小小的病痛,而且冠心病当时非常严重,通过每天坚持爬山,病痛慢慢消失了,身体逐年康健起来,现在连续十多年不吃药、不打针了,也没去过一次医院。”说起白石山,刘新致总是赞不绝口,他亲切地称之为“福山”。
  平日里,白石山附近的居民们在一起聊的最多的还是白石山的荒芜,大家曾调侃它是“秃头山”,笑称连个小树都不愿意在这里安家。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到大家的话,刘新致突然生出了“种树”的念头。
  决定要把“秃头山”变成“常青山”后,刘新致费尽心思找到了冬青、柳树、松树等各种树苗,在2003年的春天开始了他的“植树大业”。
  刚开始上山时,“山友”们还跟他开玩笑:“老刘你真是想一出是一出,这白石山都秃了这么多年,凭你自己的力量就能让他旧貌换新颜?”面对质疑,刘新致毫不在乎,他坚定地说:“没听过愚公移山的故事吗?今儿我也上演一个老刘栽树让你们看看!”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把一棵棵树苗背上山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有时几个来回就累得他气喘吁吁。但最难的还是浇水,山上没有一滴水,每栽一棵树,都要到碣阳湖里取水。常人觉得不可思议,可刘新致却从来不觉得苦。“一棵树需要4桶水,我每次能拎2桶,每天早晨来回8趟,下午5趟,一天要往返十几次。自己的身子骨都因此硬朗了许多。”刘新致笑着说,“电视上的少林寺武僧不就是这么练功夫的吗?我开始一桶只能拎5斤,到后来就能拎10斤了。”
  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随着树苗种植的增多,需要的水也越来越多。有时因为浇水不及时,辛辛苦苦栽植的树苗却难以成活,这让刘新致心疼不已。为了让自己心爱的树苗能在白石山上落地生根,刘新致又开始动起了脑筋。一个下雨天激发了他的灵感:“为什么不趁着下雨多积累些水呢?”想到这,刘新致迫不及待地冲到山上挖起坑来,为了防止积水被蒸发,刘新致常常刚等雨停就踏着泥水跑去栽树。每年的清明过后,刘新致都会雷打不动地往返于白石山和水库之间,栽树逐渐成为了一种乐趣,一种责任。
  刘新致的执著感动了身边的“山友”,他们纷纷加入到植树的队伍中来。如今,白石山上的志愿者已经增至5名,他们与刘新致一起栽树、拎水,白石山上到处回荡着他们快乐的谈笑声。志愿者张建斌说:“老刘植树是为了大家能有个好环境,是在为大家做好事,我们心甘情愿做他坚实的后盾。”张建斌告诉记者,植树已经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看着白石山一点点变绿,心中真的比吃了蜜还要甜。
  柳树、槐树、冬青、紫薇……各种各样的树苗都成了刘新致手中的“试验苗木”。期间,有成功也有失败,他栽植的80棵松树仅剩11棵;栽植的榆树成活率为零;栽植的60棵柳树现在仅剩一棵……面对挫折,刘新致从不气馁,反而激起了他愈挫越勇的精神,这个不行,就换下一个,这批树苗不能成活,马上就换下一批……经过不断摸索,终于找寻出适合白石山的树种—————冬青。如今,白石山上的冬青已有500多棵,覆盖率达到80%。在此期间,刘新致还运用了先育苗再移栽的方法,极大地提高了苗木的成活率。刘新致还在山上栽种了许多鸢尾花,将白石山点缀得更加美丽。
  刘新致抚摩着白石山上的树,它们有些还刚刚吐露新芽,有些已长成参天大树。但在刘新致心里,每一棵树都是他的孩子,它们有着各自独特的性格,他熟悉它们,疼爱它们,用心去呵护它们。而它们,也像孩子一样依恋着刘新致,微风拂过,树叶婆娑,仿佛在轻轻诉说着刘新致这十几年来的“栽树传奇”……

 

  矢志打造“绿色家园”

  在龙家店镇刘古泊村西有一大片沙土丘陵地,土地贫瘠,近年来更是随着大气污染、风沙增加、环境恶化,以及总体环境的破坏,土地越发贫瘠。在土地几近荒芜、无人愿种的情况下,龙家店镇某企业主杨志江充分响应政府造林绿化号召,矢志绿化浅山,造林丘陵,改善生态,发展经济,通过土地流转形式,流转农户丘陵土地1200亩,投入资金300余万元,矢志开辟一片绿色土地。
  万事开头难,要在丘陵栽树,朋友们没少说他,有的说他钱多得花不了,白往山上扔。有的说,没事吃饱了撑的。但他心里想,不管别人说什么,只要主意已定,听到也等于没听见。你说你的,我干我的,决不能因此退缩。
  虽然杨志江在商海已经摸爬滚打了十余年,但是毕竟初涉林业,他知道发展林业除了要规模经营以外,要想更好更快的发展,更要做好规划,选好品种,有过硬的技术支撑。于是他通过各种渠道同昌黎农校王梓华教授取得联系,聘请王教授做自己的技术指导。从品种选择到远景规划,从经济果木到观赏苗木,从修路打井到挖渠引水……一项项细致的规划,杨志江的绿色经济生态林业基地真正搭起了一个产业框架。
  丘陵改造过程中杨志江经历了许多坎坷,但在困难面前,并没有让杨志江退却,而是积极想尽千方百计解决。
  浅山丘陵高低不平、蜿蜒崎岖,为改善这种路况,方便苗木的运输和栽种,在建设资金困难的情况下,杨志江多方筹集资金,克服人工、车辆、设备和自然条件等诸多困难,动土石方7650立方米,改造修建丘陵地带山坡土路2700延长米。
  路修好了,品种选好了,可是时间不等人,杨志江眼看着春天大好的植树季节一天天到了,他不敢懈怠,边在山坡打井,边铺设地下管道,边植树。可是受自然地形条件限制,打了两眼岩石井,有一眼打到75米的时候就放弃了,另外一眼170米深岩石机井出水量也不是很理想。丘陵植树不像在平地上植树,每一次植树都是精细活,容不得半点马虎。由于风沙的原因,水也比平原地带用的要多。这样的出水速度根本达不到用水量,树苗放着不栽就会死亡,栽上浇不上水成活率令人堪忧。
  杨志江心急如焚,起了满嘴的大泡。他昼夜从山下往山上运水,再一桶一桶地拎水逐棵浇灌。干旱区荒山荒坡绿化灌溉不同于平原灌区作物灌溉,有其自身的规律和特殊性,拉水既耗人力又没有大的效果,只能解燃眉之急却不是长久之计。为确保树栽到哪里,水就要引到哪里,他又聘请专业技术员勘察地况,重新择地打井,铺设地下管道。功夫不负有心人,杨志江投资20多万元,终于成功地新打一眼200米深的岩石机井,并在浅山四周铺设地下管道1500延长米,用于林木的灌溉,从而有效地保证树木的成活率。
  一条条路修下去,一片片地垦过来,一株株树栽下去,人累瘦了,脸晒黑了,手裂出血来,但杨志江没有半点怨言,因为他坚信,路修到哪里,水引到哪里,树就栽到哪里。有10亩就有100亩、 1000亩,丘陵一定会变成绿洲。就这样,经过一年的奋斗,杨志江已栽种桃树、苹果、梨、核桃、樱桃等经济林木和天女木兰、白蜡、海棠、国槐、红枫、元宝枫等绿化林木共600亩,数量达50余万株。
  林以种为先,种以质为天。为保证这些林木的茁壮成长,确保栽一株、活一株,栽十株、绿一片,杨志江每周都会请河北农校的教授来田间为他和20多名管理人员逐一讲解各类苗木的管理知识。什么苗木多长时间需要浇水施肥,什么苗木需要如何修剪枝条,多长时间需要喷施农药,什么病虫害需要怎么解决等等。由于品种多,技术繁杂,他都像小学生一样,一一记在本上,亲身去田间实践,对待这些苗木,杨志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精心细致,600亩地的树苗,几乎每株上都有他辛勤的汗水,每株上都有他抚摸过的痕迹。
  从规划到修路,从打井到引水,从选苗到栽种,从栽种到管理……一年时间,昔日的荒坡已经吐绿,远远望去,满坡或高或低的枝芽随风摇曳,带给杨志江创业的希望和憧憬。随着丘陵的拓展开发,赋有睿智思维和敏锐眼光的他,结合自己的实践和当前的形式,对未来的发展更是有了一定的见解和思考:自从打算种树的那天开始,他就不是抱着仅仅满足于把山上的树种好的思想,而是拟定了一个长远科学的规划———在以丘陵造林绿化防风固沙,改善环境为重点的基础上,实行观赏苗木、固沙林带和经济果树相结合,增加主题感、特色感、空间感和层次感,逐步发展旅游观光、采摘、餐饮、住宿、娱乐为一体的农业生态园。
  在杨志江的规划图里一年四季花似锦,春夏秋冬绿如意。春天你可以赏到梨花的淡雅、木兰的圣洁、海棠的娇羞,夏天可以品尝樱桃的甘美、桃子的香浓,秋天更可以体验采摘硕果的乐趣……或许在他不断的努力下,采摘、观光、旅游、休闲为一体的生态园林不是他遥远的梦。

  “老愚公”植绿荒山又致富
  在长峪山村中,有一片风景旖旎的山林,石头打造的“梯田”、蜿蜒曲折的小路……漫山遍野的苹果、梨、桃、栗子等,春则百花争艳,秋则万果飘香。曲径通幽处,一座淡雅别致的小院若隐若现,袅袅炊烟,安静祥和。让人不觉感叹,是不是走进了传说中的“桃花源”。
  说起这片林子,村里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听年长的村民说,30年前,这片山坡还是一片荒芜,林子的主人赵景田,用自己的双手与汗水将一片荒山打造成果香四溢的世外桃源,提起他这些年在山上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奇迹”,每个人都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初见赵景田时,他正在给果树检查,虽然已是轻车熟路,但他却毫不懈怠,每一个枝条都细细检查。听说要采访,他显得有些局促。他说,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农民,不过是比别人多了一点点的执著而已。
  “这片林子是我毕生的心血,早已是我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赵景田站在林子里说。
  今年68岁的赵景田,给树当了半辈子“伙计”。当年他走上这座大山时,还是个而立之年的壮小伙。他坦言当初上山不过是为了生存。“那时候大家都在土里刨食,可是土地的产量毕竟有限。”石匠出身的赵景田开始打起开山的主意,“要是这座山上能种树就好了。”赵景田的想法遭到了村里人的否定甚至嘲笑:荒山上种树,首先得有土。可这石头山上几乎寸草不生,连杂草都不愿意安家的地方,怎么可能结出果实?在他们眼中,赵景田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就在大家伙投去怀疑目光时,赵景田已经背着自己的工具上山了。山上的恶劣程度远比他预想的要多很多,荒山上的巨石连成片,几乎找不到“痕迹”下手,想要开荒山种地几乎比登天还难。但他并没有气馁。每天天刚亮,他就伏在石头上,一点点摸索石缝,再由石缝凿开,凿到有土处,再将沙土一点点翻上来。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有时候,他在石头上一趴就是一天,春天风大,扬起的沙土刮得人睁不开眼睛,汗水和着沙土从脸颊上流下,在脸上留下深深浅浅的泥痕。“第一天回家,老伴看到我满脸的泥沙和湿透的衣衫,眼泪瞬间就决堤了,说什么都不让我再去。”赵景田憨憨地笑着说,“那些年一直有人劝我放弃,但都被我婉言拒绝了。我一点都不觉得苦,看到目标离我一点点接近,我身上就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
  “我觉得,只要是有恒心,没有什么办不了的事儿。”赵景田回忆道,这荒山坡上的很多土都是从三丈以下翻上来的,他将这半面山作为自己的“根据地”,一寸寸攻克,将这片荒夷之地打造成一亩亩果树繁茂的梯田。凭着这股不服输的信念,赵景田在山上一干就是30余年。看着山上渐渐增多的绿色,村里人也逐渐从嘲讽转为敬佩。无论寒冬酷暑,他都没有停止过追逐梦想的脚步。他将家搬到山间,并靠自己采到的石头垒砌出一条条曲径通幽的小路,打造出密林深处的“世外桃源”。
  如今的赵景田本该是儿孙绕膝,安享晚年的时候,但他却始终放不下自己辛辛苦苦栽培的果树。这些树就像是他的孩子一样,每一棵都凝聚着他的心血与汗水。“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真正能踏踏实实在土地上干一番事业的人越来越少了。但土地是农民的根基,是啥时候都不能丢的。趁着我能干动,给子孙多留点绿色,绿色是福泽子孙后代的事。”赵景田深情的望着林子说。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