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好歌配美酒

【发布人:】      【来源:】   【字体:      

      我早年写葡萄酒专栏,编辑很是宽厚,什么题目都让我写,我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连写了几篇葡萄酒与音乐、与绘画的文章———这些文章,现在收在我的一本文集里。虽然到现在我也是觉得,葡萄酒这样的艺术作品,和其它的艺术,总是相通的,不过后来我就渐渐少写这样的中文意境过深的文章了:欣赏是一个很私人的感受,但凭我被一只摇滚配南非酒冲击得怀旧感伤,或是觉得玛歌村的酒风与莫奈丧妻前后的画风有莫大联系,这也仅仅是我自己的感受,巴巴儿的写出来,共鸣求不得,不解倒是颇多。不过去年做第二本葡萄酒书时,被问到葡萄酒与音乐的话题,忍不住多说了几句,把我的瘾又勾出来许多,那我就再写一些以供参考。
      听歌和品酒,能留在人们心中的念念不忘的,也就是它们能共同触动心弦的那些瞬间。葡萄酒到底是酒精饮料,微醺之时,再配上风格相似的一首歌、一只曲子,便容易敞开心房。
      年轻的、强劲、浓郁的红葡萄酒,比如用过橡木的波尔多、罗纳河谷、意大利皮耶蒙,酒体浓郁,单宁强劲,喝下去涩感明显,一口一口拍打在味蕾之上,要你不得不重视它的存在。喝这种酒,我窃以为是要配大气磅礴的音乐,比如音乐剧《悲惨世界》里的配乐,旋律简单但是浑厚,第一首劳工合唱就配着串铃,一声一声击打耳畔,配上浓重的葡萄酒,让人不自觉生出几分济世情怀来。又比如配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第一乐章开头的那几位著名的四个音符,一声比一声高,配上年轻强劲的红葡萄酒,便是再低沉的人,也能生出东坡君当年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斗志来。
      年老的红葡萄酒,酒色已是砖红,香气已经由果香演变到皮革等老香,比如十年以上的梅多克和夜丘,自然是要配些讲时间的歌曲。比如周杰伦的《东风破》,“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都和剥落颜色的老酒,老去瘦削的酒体不谋而合。又不如放上李宗盛大哥五十五岁写就《山丘》,把玩着满是沉淀的酒杯,“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温柔”,当爱已成往事,你又领悟到了多少?
      白葡萄酒也是可以合着音乐来饮,比如酸度高的白葡萄酒在品酒时可以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于是酒体轻、酸度高的白葡萄酒可以用简单干净的民谣来配。我以前拿我从丽江听来的一首简单的民谣吉他弹唱来配清爽干白,几弦吉他音,喝着歌手寂寥低沉的嗓音,配上冰过的干白,在酷暑时饮用,从耳朵到味蕾,立即就可以凉爽下来。后来我在酒展上巧遇一位青岛读者,他和我说他用这篇文组织了一个音乐品酒会,我心甚慰。
      你们谁受了我的启发,再组织了音乐会,记得告诉我,好让我再高兴一番,这是酒逢知己的高兴。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