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烧秸秆是富裕的烦恼

【发布时间:2018-01-26 10:02:37】   【来源:张汝明】   【字体:      

      前段时间到乡镇宣讲十九大精神,宣讲结束后,乡镇主要领导都要向村干部部署禁烧秸秆的工作,要求村干部严防死守,绝不允许出现一起焚烧秸秆行为,否则要问责。近几年禁烧秸秆成了镇村干部一项重要工作,也令镇村干部头疼,因为秸秆处理成为一个难题。上级严令不准焚烧秸秆,可村民家中许多秸秆没有用途又没有出路,只能一烧了之。上级禁烧是正确的,为防止大气污染。村民不烧怎样处理秸秆也是发愁。秸秆由过去的“宝贝”沦落为现在“包袱”令人感慨,其实这是富裕的烦恼,背后折射的是国家的发展和农民生活的提高。
      说秸秆过去是“宝贝”一点不虚,是家家户户离不了的生活必需品,笔者对此既是亲历者又是见证者。长期以来,各种作物秸秆特别是玉米秸秆对于农民来说不可缺少,是取暖做饭的主要燃料。那时,国家生产力还比较落后,各种物质短缺,大部分生活用品实行票证制,需要凭票购买。就说煤炭,统一归县物质局经营管理,凭煤票供应,煤炭数量少,基本上分不到农村,就是偶然分一点,多数农民也没钱买,液化气更是没有。所以,农民日常做饭烧水冬季烧炕取暖都用秸秆作燃料,也是唯一的燃料,为此,农民那时对秸秆特别看重,视为“宝贝”,原因也很简单,没有秸秆,就做不了饭,冬天就无法取暖。那时要是在地里把秸秆白白烧掉农民都要心疼死。
       在过去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实行生产队体制,农民统一劳动、统一分配,秸秆分配也是如此,秋后由生产队统一分配作物秸秆,每人几捆,用胶轮车拉到社员家门口,每个社员都紧盯不放,仔细盘点,生怕少给自己,因为一年365天都指着秸秆。有一个细节就可以体会到当时社员对秸秆的重视,不论男女社员在下地干活时,发现地里有遗失的作物秸秆,哪怕是一根作物秸秆,也要捡起来,放到地头上,等到下班后拿回家。既便如此,秸秆也不够用,社员在做饭取暖时尽量省着用,就是冬天烧炕也不敢多用,宁可冷一点,以便细水长流。
       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实现了大包干,不但粮食多了,秸秆也多了,村民不再愁粮食不够吃,也不再愁秸秆不够烧。进入上世纪90年代,随着国家的发展,各种物质日益丰富,物质短缺的局面进入历史,各种票证也成了收藏的对象。首先是液化气进入村民家中,液化罐、液化气炉具等配套用具也大量供应,电饭锅、电炒锅等电器日益普及,于是村民一日三餐开始用液化气或电饭锅做饭,这就节省了大量秸秆。再有,国家煤炭产量大增,市场敞开供应,村民买煤炭不再困难,一些村民在农村开设了售煤点,给买煤的村民送到家,方便省事。村民家中的地炉子上都安上了土暖气,冬天取暖不再用秸秆,改用煤炭,炉子烧煤,即可烧水做饭,又可烧炕,还带上土暖气,屋子里温暖如春,一举三得,这又节省了大量秸秆。为此,秸秆失去了作为燃料的使用价值,逐步退出了历史舞台,由过去的“宝贝”变为今天的“废品”,由过去的必需品变为今天的累赘和包袱。
       秸秆这种身份的历史性变化,背后是喜人的巨大变化,折射的是国家的发展和农民生活水平提高。国家发展起来了,各种商品日益丰富,供应充足,这就为农民改变能源结构创造了条件,液化气、电、煤炭代替了秸秆,使秸秆不再受农民待见。农民收入增加、生活水平提高了,液化气、电、煤炭大部分农民都买的起,承受得了。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秸秆失宠了,在农民眼里失去了使用价值,地里堆积的大量秸秆成为无用之物。
       农民对秸秆要焚烧,政府禁烧,矛盾产生了,有了矛盾就要解决矛盾,最终解决办法就是给秸秆找个好去处,做到废物利用,变废为宝,这样皆大欢喜,实现双赢。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