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山 父爱如海(图)

【发布人:】   【来源:赵景玺同志次子、县检察院政治处主任 赵锐】   【字体:      

     

      经过与病魔的顽强抗争,父亲最终还是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记忆中的父亲严肃而倔强,脾气暴、性子急,耿直刚烈。父亲很健谈,但和子女话语不多,对孩子们管教严厉,我们甚至都不敢主动和他亲近。

      在平常的日子里,父亲对我的影响,是通过他的言传身教乃至责打所形成。我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得到最多的偏爱却是父亲无数次的责打,当然是由于儿时的淘气和顽皮。参加工作后,第一次也是我人生最后一次被父亲责打,却让我始终记忆犹新。当时我还是棉织厂的维修工,正在复习功课准备考电大。厂里有条纪律规定,上班期间不准看任何书籍,违者扣十元工资。我不以为然,闲暇之余仍偷偷看书,直到有一天被厂长抓住,真的扣了我十元钱。我很心疼,那可是我近半个月的工资啊!为此,我和厂长大吵了一场。父亲知道后,对我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我不服气的表情和辩解使父亲更加愤怒,两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大吼“坚守纪律的底线,才不能摔大跟头”。最终我破门而逃……

      多少年来,这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直到我从事检察工作时,看到一个个鲜活的犯罪案例,才恍然理解了父亲的良苦用心。肉体的疼痛早已消失,但“坚守纪律的底线”这句话,却牢牢铭刻在了我的心间,成为我终生的警言。

      1984年,由于经营不景气,我所在的工厂停产放假,并规定完成销售任务才发工资。刚刚参加工作两年半的我,一下成为下岗待业人员。看到工友们一个个通过各种关系陆续调离,我也满怀希望地等着、盼着时任交通局副局长的父亲,能够给我调到一个好一点的单位。但几次话到嘴边,都在看到父亲那严肃的表情时,又生生咽了回去。终于有一天,父亲主动跟我说:“虽然你没说,但从你的眼神里我知道你内心的想法。”我心中窃喜,父亲终归还是惦着我的!但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立刻从惊喜变为沮丧。“不要指望我,凡事得靠自己,能够调出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还得生活,这也是磨练你的机会。”父亲的话平缓而坚定,我强忍住伤心的泪水,怀揣着对父亲的抱怨,同时也为了证明自己,毅然决然地踏上了赶集上店、走街串巷的卖布之旅;走进了离家三十多里,风吹日晒、尘土飞扬的架桥修路工地。

      1985年我凭借自己的能力考入县检察院。后来,我妻子和我姐夫也先后下岗,同样自谋生路。

      父亲对物质没有奢求,一辆自行车骑了23年,一块手表戴了近30年,一部手机用了10年,直到在北京住院时,父亲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主动开口,让我给他买了部老年人用的手机。看着先前屏幕充满裂纹、字迹已模糊的手机,我心如刀割,痛悔和自责对父亲的粗心。在准备父亲后事时,我们姐弟商量给父亲修建大一点的单独墓地,父亲没有答应,亲自到北山公墓,为自己选定了不足一平方米的墓穴。

      父亲酷爱学习,在家看到他最多的身影是在书房里看书或写作。父亲常讲,“知识改变命运,能力让你立足。”对子女学习上的支持更是全身心投入。印象最深的是父亲对我妻子的关心和支持:妻子的自学考试撞上了临产,父母带着新生儿的用品陪着儿媳到唐山参加考试;妻子的毕业答辩,孩子还在哺乳期,父亲召开家庭会议,全家总动员轮流值班照看孩子,支持儿媳去寒冷的哈尔滨参加长达一个月的毕业答辩;妻子临行前,父亲又将珍藏了20多年、一直没舍得穿的军用棉大衣送给儿媳御寒。在妻子备考建筑师的关键时刻,父亲为了让儿媳能多睡一会儿,总是让我母亲早晨起床后,在卧室呆一个小时再去厨房做饭。提到父亲,我妻子的眼里总是闪着泪光。

      父亲生性要强。我最佩服的是他对书法的学习。父亲没有学过书法,离休后有时也挥毫写上几笔。他的老战友一句“没有功底回家好好练”的戏言,却激起了父亲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年逾七旬的老人随即买来笔墨纸张开始潜心研习书法。三年下来,水平确有长足进步,参加市县比赛偶有获奖。仅此一点,可以看出父亲对任何一件事情都十分自信和坚韧。“不干则已,干就干好。”在他的影响下,子孙们都自强不息、努力进取:我从一名下岗工人成长为一名高级检察官,从普通科员走上了领导岗位;我妻子已是高级工程师、国家注册建筑师,现在是一家地产公司的设计总监;外孙女在北京一家外企任北京天津区域经理;长孙军校硕士毕业后现已成为一名正连级军官……

      父亲十分善良,对每个人都抱着一种宽容、感恩的心。父亲病重需要转院到北京做进一步检查和治疗。检察长张会英知悉后,考虑到私家车进京不便,决定派院里的警车接送父亲,并亲自向市检察院请示。当我满怀喜悦地把这一消息告诉父亲时,他迟疑了一下,摆手拒绝了,说:“我不是检察院的离休干部,不能给张检造成不利影响。”我说:“这是我们张检的一片心意。”父亲说:“越是关心咱们的人,就越不能给他们添麻烦。”最后我们用私家车接送的父亲。

      从北京回来后,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们不忍心看着他遭受病痛的折磨,商量将父亲再次送往医院。父亲答应了,他也预感到了将不久于人世。当我们要搀扶着他,离开他亲手营造的家时,那种依依不舍的情形,那种揪心的场面,那种生死的离别,实在是让我做儿子的无法动手。屋子的上下左右,乃至每个角落他都一一扫视;每块展牌,每幅照片他都一一抚摸;然后转身对我们说:“组织对我不薄,我走后丧事从简,不要给组织添麻烦。家庭教育展你们不要擅自处理,要事先征求组织意见。”刚要出门,他突然停住,该是意识到这一步迈出去将意味着什么。我们不忍心移动脚步,满足他最后的要求,让他再看一眼吧!后来,父亲真的再也没回来!

        父亲一生平凡但并不平淡,威严却不失可亲。父亲离开我们了,虽然他没有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但是他清苦而执着的一生却愈加让我怀念。子欲孝而亲不在!对于已经去世的父亲,如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效仿他、追寻他,把他留给我的精神财富不断地传承、发扬!

【打印】 【关闭】